文趣吧 - 玄幻小说 - 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五十章 等会你和陶炳陶震也一起去吧

第三百五十章 等会你和陶炳陶震也一起去吧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方逸毕竟是当过市府秘书长的老人,还是比较沉得住气,见状深吸一口气,脸色严肃地问道。

        方泊闻言强压下心头的慌乱,把那天晚上陶炳过生日,他们在云鼎大酒店跟秦家勇叔侄不期而遇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同时把自己跟秦家勇之间有些矛盾的事情也提了提。

        当然有关他打压秦家勇,把他从区住建局副局长的位置上拉下来的事情,这种事情方泊肯定是不可能提起的。

        “这么说,你这次区长落选,秦家勇的侄子十有八九是幕后推手。还有秦家勇这次能突然升调去州府办公厅秘书二处担任副处长,十有八九也应该是他帮忙说了话的缘故。”方逸闻言思索了片刻,神色凝重道。

        “肯定是这样的。否则秦家勇不可能突然升调,我也不可能毫无征兆,莫名其妙地被剔除出候选人名单。只是秦家勇这个侄子究竟什么来头,怎么会跟鲁家扯上关系?鲁家为何又对他这么重视?”方泊先是点头分析,说到后面时,目光转向了陶家。

        “这我们一点也不清楚啊,我们要是早知道秦家勇的侄子能跟鲁家扯上关系,又哪会这么对待他啊?”陶炳见方泊看向他们,一脸苦涩后悔道。

        对于陶炳的答案,方泊一点都没感到意外,闻言眉头紧皱,一筹莫展。

        陶家的人也都个个沮丧着张脸,同样一筹莫展。

        倒是方逸还沉得住气,想了想沉声道:“不管秦家勇的侄子是什么来头,他一个外人能量再怎么大,总也得借助本地的力量。”

        “而本地力量无非也就是鲁家。而鲁家能在区长这个位置,还有秘书二处副处长这个位置上面说得上话的,估计也就鲁文鹰。”

        “他虽然退休了,但级别摆在那里,又是出生鲁家这个大家族,说话还是有不小分量的。”

        “所以现在最关键还是要摆正态度,向秦家勇叔侄还有鲁家表现出足够的诚意。我们方家在盛凌市也是有一些人脉的,不是随便谁都能拿捏的软柿子,而鲁家是经商的,讲究的是和气生财,只要态度到位了,鲁家一般情况不会再找事情,只要鲁家不找事情,秦家勇的侄子一个外人肯定也就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这样吧,等会你表叔也会过来。到时就请他帮忙出面,带着我们去鲁老市长的包厢敬一下酒。你表叔是在位的副市长,他的面子鲁家多少还是要给的。”

        “再退一步说,就算万一鲁家真不给面子,也不是天大的事情,反正你区长的位置已经落空了,还能怎么样?”

        听话听音,方泊落选区长的位置,其实他最担心的是这件事是不是他的一些违法行为泄露,被盯上而导致的。

        现在他父亲这么一分析,其实就是告诉他,只要他落选区长的原因是在秦正凡身上,那就不算是真正的大事。

        因为鲁家现在在锦唐州政坛上已经没什么大人物,唯一的大人物鲁文鹰已经退休多年了。

        当然鲁家在商界是庞然大物,他们的影响力肯定是不容忽视的,也不是他们方家能比的。

        所以该低头还是得低头,但如果低头没用,那也不是什么天塌下来的大事情。

        所以,方泊听了他父亲这一番话之后,顿时恢复了底气,本是发白的脸色都恢复了一些红润,腰杆也不知不觉中挺直了起来。

        “老方,任市长也要来吗?”陶琴的父亲精神也是一振,开口问道。

        “我早几天就给他打过电话了,他说会过来坐一会儿。”方逸点头道。

        陶琴父亲口中的任市长是盛凌市的副市长,方逸的远房表弟。

        当年方逸在位时帮衬过他一些,这次青潭区区长的位置,方泊呼声很高,背后其实任副市长也出了些力,不过到头来还是落了空。

        “任市长过来,那去敬酒就会合适许多。”陶琴父亲点头道。

        刚才方逸分析问题时,陶琴的父亲脑子里也想了许多,认为不管是出于为了女儿好,陶家好,还是为了陶家能睡个安稳觉考虑,陶家都必须得尽快跟秦家和好。

        至少态度要摆出来!

        而且这事情还不能拖,免得秦正凡对陶家的不满情绪在心里发酵。

        但那边的包厢层次太高,而陶家跟秦家如今的关系又闹得这么僵,他们去敬酒,以示诚意和道歉,肯定会显得不懂礼数和规矩。

        所以,需要有个合适的带头人才行。

        现在方逸提到了任副市长,正合陶琴父亲的心意。

        只要任副市长肯帮忙出面,而他怎么说也是陶琴的父亲,是长辈,主动跟着去敬个酒,这诚意算是满满了。

        “没错,等会你和陶炳陶震也一起去吧。”方逸点点头,说道。

        他不知道陶家还逼过秦家勇跟陶琴离婚的事情,刚才在楼下还闹过矛盾,秦家勇叔侄两对陶家的意见很大。

        他认为他们总归是秦家勇的岳父和大舅子、二舅子,不管曾经关系多么冷淡,情面总还是有一点。

        所以,方逸想拉上陶家增加点分量。

        而陶家也正想借方逸的表弟任副市长去敲开包厢的门。

        所以,陶琴的父亲闻言不假思索地点头道:“我也正有此意。”

        商议中,众人都进了包厢。

        方逸父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招呼着亲戚朋友,心思却都在还没来的任副市长身上。

        陶家也是如此。

        甚至他们的心态比起方逸父子还糟糕复杂了许多倍。

        方逸父子心里做过最坏打算,已经有了底气。

        而陶家,本来是有一份大机缘摆在面前的,结果自己作孽生生把大机缘整成了让人心慌慌的厄运。

        一想到这个,心情就已经很是糟糕,再加上陶家的底蕴比起方家可是差了不少,鲁家要撸掉方泊这位副区长难度很大,但要撸掉陶炳这位小小的区商务局副局长,那还是容易的。

        至于陶震的生意,鲁家要撸掉他那就更是轻而易举。

        可想而知,陶家此时是何等糟糕的心情!

        “都怪你,没事就爱嚼舌头,非要对陶琴和秦家勇的事情说三道四,要不然也不至于闹到现在这样的地步!”心情糟糕中,陶炳忍不住冲老婆发火。

        “没错,还有你,也是一样!”陶震也跟着指着老婆发飙。

        “行啦,现在马后炮有什么用?等会过去时放机灵点。”陶琴的父亲见状脸色一沉,斥喝道。

        斥喝时,他的目光斜了妻子一眼,其实他心里也有些埋怨妻子。

        ……

        “秦博士,你是不是认识方逸父子?”另外一边,鲁文鹰想起刚才的一幕,一边走,一边好奇地问道。

        “方泊跟我三叔有些不对头,我三叔被调去市文史馆十有八九应该是他背后做的动作,除了这个,方泊这人的品行我很讨厌,一点都不懂得尊重别人。”秦正凡回道。

        “不是十有八九,你三叔刚不久前才跟我说,就是他在背后做的动作。”陶琴忍不住面带愤愤之色,接过话说道。

        若不是方泊在背后做动作,她和丈夫这几年也不至于打冷战,陶家和她丈夫之间的关系也应该不至于闹到现在这么糟糕的地步。

        可笑她还被蒙在鼓里,看在两家交情和曾经同学的关系,还跟他有些来往。

        所以一想起这件事情,陶琴心里就直冒火。

        “还果然是他呀!”秦正凡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他其实并不想多事,反正只要把三叔的事情安排好,让他们一家人过得开开心心就可以。

        但现在既然确认了,而且三叔一直忍到今天才跟三婶道出这件事情,秦正凡不难想象这件事对三叔的伤害很大。

        他是不可能视而不见!

        “嘶!”鲁文鹰等人顿时猛吸一口冷气,感到背后一股寒气直往上冒,接着脸色就阴沉难看了下来。

        别人不知道秦正凡是什么人,他们难道还不清楚吗?

        方泊欺负人竟然欺负到他的长辈头上来,那还了得?

        在鲁文鹰等人脸色阴沉下来之际,秦正凡转向秦家勇,问道:“三叔,你跟方泊这人接触应该不少吧,你觉得他的屁股下面会干净吗?”

        “他这人比较贪心,屁股下面应该不会干净。不过这种事情无凭无据的,我们私底下说说就可以了。”秦家勇犹豫了下回道。

        “什么应该,方泊这种人不仅贪心而且胆子还贼大,要是没有贪污受贿才是怪事呢!不像我哥,虽然也有些贪心,但他胆子小,也就逢年过节收点烟酒,购物卡等小礼,真要太大的,他也不敢要。”陶琴接过话道。

        “那就够了。”秦正凡点点头,把手伸进口袋掏出了手机,然后一边走一边拨打手机。

        电话很快就拨通被接了起来。

        “秦主任,您好,请问有什么指示吗?”电话那头响起锦唐州玄异管理分局局长刑煌的声音。

        “刑局长,要是没什么要紧事情,你带两个人来一趟云鼎大酒店,等会有一件事情估计需要你帮忙处理一下。”秦正凡说道。

        刑煌还兼任着锦唐州警察局副局长的职务,主要管的是玄门界的一摊子事情,但其他违法的事情,若是顺手的话也是能插手的。

        无非不会主动插手罢了!

        所以秦正凡才会打电话给他。

        至于违法证据,以秦正凡这样一位拥有紫府元神的筑基期修士,只要稍微一个眼神就足够让方泊把一切都交代得清清楚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