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趣吧 - 历史小说 -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在线阅读 - 第483章 打赢了也要总结教训

第483章 打赢了也要总结教训

        这场爆发在银川城南百余里黄河东岸草原上的战役,只持续了一天就结束了。

        时间不长,血腥程度却极为残酷。鲜卑、伪匈奴和河西羌联军,一共死了超过三万人——大约一万人是在正面厮杀中直接战死的,还有超过两万人在崩溃后的掩杀环节被杀,或者是伤重最终不治、被汉军在打扫战场时补刀干掉。

        十一万人能活下来八万,在骑兵为主的对战中也是正常的,毕竟骑兵的优势就是打不过至少还能跑。

        活下来的八万人里,两万多被抓了俘虏,还有五六万跑了。跑掉的人当中,步度根的鲜卑军就占了一半多,三万。谁让他在战场的最北端,最容易脱离战场呢,所以能成建制地壮士断腕全军撤走。

        汉军方面,马超马岱的部队,死伤也达到了惊人的六千多人。不过好在汉军骑兵的甲胄装备比例较高,直接战死的只有一千七百人,还有四千六百重伤员。

        而且因为重伤的主要是撞伤、摔伤,而非被锐器砍了肢体、脏器,所以多半可以不用落下永久性残疾。八成伤员都是手脚肋骨这些断骨,按照伤筋动骨一百天的医学常识,多处严重骨折加内脏摔撞内伤,怎么也得躺着养半年多才能恢复行动能力。

        呼厨泉那边,按说他是打了一半才到场助战的,一开始最艰苦的相持阶段他并没有参与,但呼厨泉的部队没有铁甲,所以依然有三四千的死伤,其中战死的比例也比汉军高些。但考虑到他巨大的缴获和俘虏收编,这些损失呼厨泉都是可以接受的。

        呼厨泉和马超略作休整,就继续北上,回银川城解围。解围的结果倒也顺利,完全没出意外。

        庞德带了近万民兵和临时征发充当长枪兵、弩兵的屯田青壮守城,守住那些河西羌人部队几天的攻城还是绰绰有余的。

        当马超和呼厨泉的骑兵出现的时候,河西羌的步兵部队就已经作鸟兽散了,还有很多试图徒涉过黄河、钻回贺兰山区逃命。被马超一阵掩杀,俘虏了两三万乌合之众——最后甄别俘虏的时候,发现这些河西羌也不算什么战兵,纯粹就是深秋出来打野食过冬的羌族饥民而已,毫无价值。

        马超就把这些人都先按惯例罚入苦役营,然后慢慢改造在当地屯田。马超带着骑兵部队继续过了黄河,花了几天时间沿着贺兰山搜了一圈,把这些羌人的家眷妇孺什么的都抓一抓,最终得到了五六万人口。

        到了这一步,河西羌算是彻底被刘备阵营连续两年多的打击搞得一蹶不振,凡是肥沃的有河湖绿洲的大片河西草原,基本上都在刘备军控制收编之下了。只有贺兰山等一些穷山沟里可能还有千户级别的小部落苟延残喘。

        银川郡保卫战,到这一步基本上就算搞定了,后续的重头戏将是追击。

        在这场银川保卫战中,除了人员的伤亡和俘获之外,其他方面刘备阵营还是比较亏的,主要是为了支援骑兵大军在银川郡长期驻扎、相持,乃至后续的追击,粮食马料消耗极大,后方的物资运输调用的民力消耗也很大。

        所以按“以战养战”的思路,这个账肯定是怎么都算不过来的。如果李素刘巴没有及时变法,稍稍提高了物资动员调度效率,刘备阵营只会亏更多。

        至于缴获的胡人联军武器、衣服、皮甲那些,根本就不值钱,那些烂货还不如汉军在战斗中损耗的武器盔甲总价高呢。唯一值得一提的收获,就只是马匹缴获了——

        此战一共缴获了胡人联军超过两万五千匹完好的马,包括一半左右的战马,剩下的是普通低质量的乘马、驮马。

        战后分润战利品的时候,马超留下了两万匹马,分给了呼厨泉五千匹,而那些垃圾武器衣服什么的大多给呼厨泉了,算是弥补他马分得少。

        呼厨泉也没有敢多争执,主要是他抓南匈奴俘虏抓得多,那些成建制投降的南匈奴人都是自己带马的,所以实际上呼厨泉进账的马也接近两万了。

        马超此战损失马匹五千,缴获马匹两万,平账之后好歹也能让刘备阵营再扩编近万人规模的骑兵。

        有了西凉与河套这些养马地就是这点好,北伐成功后两年,郭汜和羌人一灭,刘备阵营的骑兵总规模爬过了低谷期,明年估计就能拥有总人数接近五万的精锐骑兵了。

        加上步兵方面,原本北伐之前刘备就能调动十一万步兵,还有一些部队在益州、荆南当地驻守,那些防守部队不算炮灰民兵,至少也有三四万精兵。

        刨除北伐后历次作战的损失、再收编李傕郭汜韩遂和羌人战俘、整顿编练新军。总的来算,刘备阵营已经筹备了二十万步兵正规军。明年如果如期再次陷入诸侯混战,刘备阵营就能拉出五万骑兵二十万步兵东进以争天下。

        这还是考虑到刘备的地盘山川险峻偏远之地比较多,物资集中困难,所以只能走精兵路线,减少往前线调运军需的压力。若是跟袁绍那样占着华北大平原肥沃之地、不用考虑远征后勤,刘备也是完全有可能跟袁绍一样爆出四十多万大军的。

        ……

        银川郡保卫战是九月中旬打完的,不过真正的好戏还在后头,因为按照刘备阵营的战前计划,后面的防守反击才是重点。

        只不过,原先的计划中,考虑到马超在第一阶段损失会比较大,后续的反击圈地主要靠呼厨泉和张飞。现在看起来马超还有余力,他也向刘备加急上表请战。

        刘备跟长安的那些幕僚商议之后,考虑到己方如今的后勤运输优化比上半年做计划时已经有了些提升,后勤估计能撑住,就果断拍板调整了计划,允许马超出战,改两路追击为三路追击。

        马超在银川郡稍稍歇了几天后,九月下旬就转入了追击。

        他把状态不好需要修整的部队、留在银川担任防守任务。

        把伤兵全部走黄河与清水河水路运回关中腹地调养,降低前线的物资消耗。反正后续还有很多船队往前线运粮草,就利用这些车船返航时的空载运力运人,也没有额外花费。

        这两部分都安顿好后,马超就带了仅仅一万多骑兵,全部穿着厚厚的棉袄,沿着银川以北的黄河河岸北上,在农历十月初进入了朔方郡地界。朔方郡已经完全没有鲜卑大部队在活动了,只有一些住在当地放牧的河套南匈奴土著,所以非常容易搞定。

        按照上半年的分赃计划,这些部众是要呼厨泉去攻灭收服的,现在也被马超代劳了。

        呼厨泉只剩下五原郡的南匈奴残部可以扫荡,便憋着一股劲儿,集中火力狠狠把五原那些叛匪干掉。

        张飞也在农历九月下旬,从河东郡北部的汾水流域,西渡黄河,从河西收取上郡,相当于后世的陕北。

        三路都没有遇到什么决定性的抵抗,因为鲜卑人发现敌人太强,都躲回自己的老巢、鲜卑王庭盛乐附近了,不再因为“唇亡齿寒”之类的考虑帮南匈奴蹚浑水。没有鲜卑人助战的南匈奴本身,根本不足为惧。

        不过,也正因为鲜卑的战略收缩,盛乐附近的鲜卑兵力倒是空前集中。不光有步度根、其兄长扶罗韩,等从河套逃过去的人马,还有原本就在盛乐周边的鲜卑汗王拓跋力微的嫡系部队,还有其他并州以北的鲜卑部落戴胡狼阿尼、育延。

        步度根带了三万多人逃回去,扶罗韩一万多。而盛乐汗王拓跋力微有五六万精壮带马的战士,再加上别的那些,盛乐周边足有十三四万鲜卑骑兵保卫王庭。也算是集中了如今鲜卑全部战力的近三分之二(还有三分之一在最东边的幽州以北地区,由轲比能、阙机、弥加三部分别统领,并不听命于拓跋力微或者步度根)。

        张飞收复上郡、呼厨泉收复五原后,还真没实力继续千里远征到盛乐拔除鲜卑王庭。

        因为盛乐这地方,相当于后世的山西大同,如今名义上是河套五郡的云中郡。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大同是在黄河几字形拐点的更西北方了,没有黄河水路可以直达。

        这地方几百年都是鲜卑文明的核心区。后世到了南北朝、鲜卑族的北魏政权汉化改革、往南迁都时,都是从平城迁到洛阳。而北魏拓跋焘时的平城,就是山西大同,也就是汉末的盛乐/云中,是一个地方。

        要攻打盛乐,呼厨泉和张飞都得从黄河最东北拐角继续往草原深处拐,太不划算了。还得担心跟其他军阀之间的摩擦。

        还不如吕布从太原郡出雁门关北上近呢。太原郡的九原一带,也就是后世的忻州,从那儿出平型岭、雁门关到盛乐只有三百里路。

        所以刘备对呼厨泉和张飞也没有更高的要求,他仅仅在听说上郡已经被基本光复后,就已经在长安城里论功行赏、为此次的北伐光复河套总结经验教训了。

        外行看厮杀,内行看后勤。刘备是知兵之人,他知道在一汉敌五胡的战斗力基础上,找到胡人逼着他跟你打才是难点,而战斗本身只是锦上添花。

        马超这次确实立了大功,但最多也就是从平西将军的基础上再加点封侯级别,还不至于升到镇西将军。毕竟只是一场斩获比较大的击溃战,还有那么多人配合他。

        关东的其他诸侯,乃至雒阳的朝廷,也第一次开始彻底正视刘备倡议的“租庸调输”变法,哪怕不实施的诸侯,也不能彻底无视了,得找个借口出来反驳,以免自己内部的百姓心向刘备。

        刘备阵营自己内部,总结教训也非常重要——别以为打仗打赢了就只有成功经验,没有失误教训了。在给马超和张飞提供后勤的过程中,在租庸调输法试点的过程中,教训多了去了,贪墨舞弊也多了去了。

        没有教训的只是张既等少数几个懂数学、政治值90几的文官。其他每个郡要挨处分的后勤官简直一抓一大把,这都是后方的刘备李素刘巴要解决的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