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趣吧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是一个外卖员啊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章 寻找

第二百四十章 寻找

        方婧雅在查看了tf卡的内容后,马上向贺国平报告。她建议,马上逮捕屈佳毫。

        屈佳毫在我国境内从事间谍活动,正愁没有证据呢。然而,贺国平却给方婧雅泼了冷水。

        贺国平沉吟道:“作为情报局东南亚分部负责人,屈佳毫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想靠这张tf卡定他的罪很难,甚至,还要防备他的陷阱。对我们来说,破获他在本地的间谍网络,比抓捕他更为重要。”

        他很怀疑,这张tf卡里的内容是否真实。如果是假的,去机场截屈佳毫,反而会成为一场闹剧。

        屈佳毫在机场已经登机,当方婧雅亮明身份时,屈佳毫一脸的轻蔑。他是清白的,调查局没有证据抓他。之所以来机场截自己,只是想秀一下他们的存在感罢了。

        屈佳毫的语气非常强硬:“你们不能滥用职权,我没有违法,我要向大使馆抗议你们的行为!”

        方婧雅望着这位m国情报局东南亚的头目,冷冷地说:“在我国境内的任何人,都有义务配合调查。”

        屈佳毫淡淡地说:“你们除了耽误我的行程,不会有任何收获。”

        屈佳毫一脸倨傲,当他看到那张tf卡时,气焰一下子就熄灭了。他想破脑袋也不知道,这张tf卡怎么会出现在方婧雅手里。

        “熟悉吧?”

        方婧雅和黄志益一起审讯屈佳毫,黄志益主审,方婧雅做笔录,全程录像。

        屈佳毫佯装镇定:“这是什么?”

        黄志益冷笑道:“这是在你房间找到了,你不知道?”

        屈佳毫大叫道:“不可能!”

        他接到快递后,花了整整三个小时,将那几只酱板鸭全部检查一遍。

        “这是在你房间的地毯里找到的。”

        屈佳毫怔住了:“地毯里?”

        他怎么回想,这张tf卡怎么会在地毯里呢?难道是自己拆包装时掉出来的?他当时也在地上找过啊。

        屈佳毫很懊悔,早知道检查仔细点就好了。他敢确定,这张tf卡,就是吴忠果快递过来的。只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掉在了地上,而自己竟然没有发现。

        这是失职!

        这一刻,屈佳毫无法原谅自己。如果他找到了tf卡,又怎么会给调查局当成把柄呢?

        黄志益看到屈佳毫一脸惊诧,也有些疑惑,但嘴里还是说道:“现在可以跟我们说说这张卡的来历吧?”

        屈佳毫摇了摇头:“这张卡不是我的。”

        他没碰过这张卡,不管调查局怎么证明,他都不会承认。

        黄志益早料到屈佳毫不会承认,不管是谁,碰到这种事都不会承认。但是,这张卡是在屈佳毫房间发现的,调查局就有权力羁押屈佳毫。

        朱达贵原本下午要飞京城的,方婧雅既然来了,他自然不能再去,只好取消了机票。

        方婧雅把屈佳毫带回来后,朱达贵也就不用再住酒店。

        刚回到家,却接到了方婧雅的电话:“在九峰山了?”

        朱达贵叹息着说:“以后要是娶了你,真是什么坏事都不敢干。你这是明知故问嘛。”

        方婧雅是调查局的数据分析员,有着很高的数据权限。她想追踪一个人,几乎跑不掉。

        “我在九峰山别墅区的保安部,等会到你家来一趟。”

        “好啊,晚上在我家吃饭吧,我跟黄叔喝一杯。”

        “晚上还要加班呢,吃顿便饭可以。”

        朱达贵马上让吴嫂准备,菜还没准备好,方婧雅和黄志益就来了。

        黄志益走进别墅,看着内部的装饰,感叹着说:“达贵,这就是你买的别墅?一千八百万还是很值的,在京城只能买个大平层。”

        朱达贵说道:“枧头是小地方,跟京城比不了。你们晚上还要加班吗?我家里可是有几瓶好酒。”

        黄志益说道:“真不能喝,等这次的案子办完,一定要跟你喝一杯。”

        “对了,孙丰抓住了吧?这小子敢害我,到时饶不了他。”

        黄志益不置可否地说:“放心,他跑不了。”

        “他是怎么跟屈佳毫勾结上的?知道,不该问的不能问,问了也白问。”

        朱达贵看到黄志益和方婧雅将头扭到一边,知道自己不能跟他们讨论案情。就算要问,也是他们问自己。

        黄志益也连忙转移了话题:“达贵,听说你买了很多毛料?”

        “对啊,这栋房子与毛料有缘,就买了一些放在车库里。”

        “走,去看看。”

        方婧雅在一旁不满地说:“一堆石头,有什么好看的?”

        黄志益其实也不是很懂,只是不想让朱达贵尴尬罢了,到地下车库后,望着小山似的原石,问:“这么多毛料,得不少钱吧?”

        朱达贵随口说道:“三个多亿吧。”

        黄志益惊讶地说:“三个多亿?这么说,随便一块石头就得几十万?”

        朱达贵笑道:“你以为啊,黄叔,要不要买一块,原价给你,一分手续费都不赚。”

        黄志益叹道:“你把我卖了也买不起。”

        方婧雅突然问:“朱达贵,孙丰原来住哪个房间?”

        朱达贵明白了,他们可不是特意来看自己的,他马上说道:“我带你们去看。”

        朱达贵关心孙丰有没有抓住,方婧雅和黄志益自然不会告诉他。目前孙丰确实已经失踪,很有可能在境外间谍组织的帮助下逃出枧头,他们来朱达贵的别墅,也是想寻找线索。

        孙丰在这里住了几年,或许在曾经住的地方,会有所发现。

        这次朱达贵没去打扰他们,之后也没提及这件事。吃了饭后,方婧雅和黄志益告辞,朱达贵过了几分钟后,也开着车子出去了。

        朱达贵现在的距离距离超过了三千五百米,他可以等黄志益走十分钟后再跟上去。而且,为了不引起他们的怀疑,进入市区后,朱达贵都不跟他们在一条道上。两者之间,至少隔着两条街道。

        就算方婧雅能监测他的手机,也不会发现。再说了,朱达贵根本没带自己的手机。对他来说,手机是个累赘,稍不注意就会出卖自己。

        果然,黄志益和方婧雅单独在一起时,就会讨论案情,他们也说到了孙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