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趣吧 - 都市小说 - 大时代中的小农民在线阅读 - 第241章 被绑

第241章 被绑

        刘玉安又问道:“还有什么?”

        桑柏眨巴了一下眼睛,不解的问道:“什么叫还有什么?”

        “我是问还有什么赚钱的事一迸说了”刘玉安笑道。

        桑柏乐了:“你现在做的不就很赚钱么,方便面大王还不够你嘚瑟的么?”

        刘玉安道:“我觉得有点不上档次啊”。

        “还不上档次?你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准备在魔都那边边搞个榨油厂,听说人家魔都那边免费给你了你工厂白用地……”桑柏又道。

        刘玉安现在的产业是食品为中心,方便面是龙头,又开发了饮料,虽然比不上万千可乐,但是市场的销售依旧是十分火暴,上个时代,火起来的健力宝,这时候居然没有翻起浪花来,这么说吧,这时候的中视台上的广告,你看十分钟,刘玉安最少能占一分钟,周国华是占一分钟,郭长友能占两分钟,就这么铺天盖地。

        尝到了广告甜头的三人,一直把中视的广告看成是销量的保证,除了标王不碰之外,其他好时段的广告舍得下本呢。

        而这时候中视广告威力这个定律是成立的,事实上很多年后它也成立,只是到了手机时代,年青人都玩手机了,不怎么看电视,中视广告的威力才渐渐的减弱,但依旧没有消失。

        赶上了好时代,在有桑柏这边画饼,刘玉安,郭长友和周国华仨家赚钱的速度那是如同火箭一样。

        重新回过这个时代的人,只要是完成了第一桶金,那对于这个时代的把握,大体政治走向的坚定,那就不是同时代的人可以比的,像是八七年的股灾,你对大方向把握住之后,很容易就能给刘玉安等人的投资指明方向。

        当然就产业上来说,这三人说他们是港市商人有点扯淡,因为这三人除了房子在港市之外,所有的工厂都在国内,赚的也是软妹币,和港市商人的来往也不是很多,最亲蜜的估计就是大名鼎鼎的霍先生,还有传统的爱国港人家族。总共也不超过十家。

        桑柏和刘玉安聊了聊,然后刘玉安便起身告辞,同时和桑柏道了一道声抱欠,因为明天早上他有重要的事情,所以不能过来送桑柏。

        桑柏这边自然是不在意的,他和眼镜青年的见面也是急匆匆的,实在是不能怨刘玉安没有腾出时间来。

        因为谁都不是八十年代初,坐在绿皮车上往粤市赶的年青人了。

        送走了刘玉安,桑柏合衣躺在床上,眯上了眼睛躺着没一会儿便睡着了,等着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已经是早上七点多钟了。

        房子里的菲佣已经做好了早餐,桑柏吃了一点之后,便把自己的小行李箱收拾了一下,等着司机过来,他便钻进了车里,准备往机场去。

        桑柏坐在车上,望着窗外正想着事情呢,突然间车子猛的一停,桑柏直接撞到了前面的座位靠背上。

        “怎么……”。

        回事两个字还没有出口,桑柏便见到斜横在刘玉安劳斯莱斯前面的一辆红色的出租车上门突然开了,一左一右下来四个人,每一个头上都套着丝袜,手上拿着手枪。

        “@¥#¥!”

        不懂粤语的桑柏听不明白这几人在说什么,但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和司机,那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司机也没有想到会有事发生,愣了只有几秒钟的时间,但就是这几秒钟,枪手拉开了门,把坐在后座上的桑柏给拉了出去。

        桑柏这边也愣着呢,突然间觉得自己的眼前一黑,被套上了黑头套,然后就被抓着塞进了车里。

        “桑先生!”

        司机反应过来了,虽然是个汽车兵但是他善长的不是对着枪口救下桑柏,他就是个开车的,而且几年的时间把他原本做为军人的敏锐性也磨去了不少,如果是刚退伍那会儿,他说不定能摆脱这样的情况,但是现在嘛,有胆子叫声桑先生已经算他胆儿大了。

        然后司机便听到其中的一匪徒说道:“不准报警,你要是报警他就死定了,在家里等电话,我会和你们联系的”。

        说完这位便直接上了车。

        只留下司机继续懵逼在现场,不过司机回过神来之后,便调头回到了小别墅,用里面的电话给刘玉安打了个电话。

        “什么?!”

        听到这个电话刘玉安直接从自己的大老板椅上跳了起来,握着电话一脸不敢相信的说道:“你再说一遍!”

        “被绑架了?他们绑桑柏做什……”。

        么字还没有说出口,立刻脑门子上的汗便起来了,他明白了,人家的目标并不是桑柏,而是他刘玉安,绑架桑柏第一得消息灵通,绑匪要是知道桑柏是谁,他也就不用做绑匪了,这些人绑了桑柏那最大的可能是,目标原本就是他刘玉安,桑柏只不过是倒霉碰上了这事,替他刘玉安做了肉票。

        “那些人让我们不要报警,否则的话就会撕票”司机在电话那头继续说道。

        刘玉安此刻的心乱了,放下了电话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报警,而是给郭长友、周国华打了个电话。

        他俩一听桑柏被绑票了,也全都愣住了,原本桑柏让他们在港市的时候带保镖,其中周国华还有点不为意,不过这一下子身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既是为桑柏担心,也是觉得特么的港市真乱啊。

        “怎么办?”

        “先不要报警,绑人那肯定是要钱,要多少钱给就是了,只要桑柏活着回来,多少钱赚不回来?”郭长友冷静下来之后,便和刘玉安说道。

        刘玉安此刻也恢复了镇定,嗯了一声,便应了下来。

        通完了电话,刘玉安就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坐着车子回到了自己的家,安静的坐在客厅之内,等着绑匪打电话过来。

        桑柏这边顶着黑乎乎的头套子,感觉车上颠啊颠的,便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路,脑袋被套,感知有点不是太灵,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是四十分钟呢还是一个小时,这后这车子就停了。

        等着桑柏眼前再一次亮起来的时候,便看到自己身处于一个小屋内,小屋很脏,闻着一股子尿骚味,很显然是个不常有人来的地方。

        啪!

        就在桑柏打量着四周的功夫,身后的门关了起来。

        “我操,特么的这人不是刘玉安”门外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这次这人说的是正儿八经的普通话了,虽然不是很正,但是这回桑柏听的明白了。不拍这普通话中还夹着一点粤省调。

        “那怎么办?要不直接干掉?”另外一个声音说道。

        “直接干掉?那不是浪费了,你想想值得刘玉安用自己车送的人,价值能少多少?”

        一个很冷静的声音说道。

        桑柏听出来了,这个声音就是最后和司机说话的那位,很显然这就是领头人了。

        “那他能值多少?”

        刚才要干掉桑柏的那位又张口问道。

        领头人这边说道:“进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桑柏在这里面听的清楚的,所以一抬脚他进了空间之中。

        桑柏可没有什么心情和这帮子劫匪搞什么花招子,他们的手中是枪,一个不小子,脑壳上来这么一下子,空间都救不了桑柏。

        所谓的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所以桑柏第一时间进了空间,进了空间之后,还把一杆长枪握在了手中,并且把一发子弹压入了枪膛。

        现在国内才刚刚开始禁枪,所以桑柏手上还有枪,这杆枪并不是桑柏从黑市买的,而是从一个老猎手的手中买的,正儿八经的二战时代美式春田步枪,虽然是老古董的,但是老猎人保养的非常好。

        原本桑柏也没有准备买了防身什么的,他整天在柳树庄耗着,找把枪防谁啊?人肯定不用防的,兽?附近的山林中哪有兽能钢的过秋收去的。

        这是桑柏买来准备打猎的,有时候进林子里猎个野猪,鹿什么的玩玩,主要是练枪法,肉桑柏是不吃的,也不要,便宜了林子里的食肉动物。

        就在桑柏进了空间的时候,屋子的门被打开了。

        “人呢?”

        领头的人,望着空荡荡的房间,直接愣住了。

        “不是在里面了嘛?我操他……人呢?”

        剩下的几个人全都愣住了。

        “跑了?”

        “不可能啊,我这边上车就捆的结实了,双手反绑的人凭着两条腿跑?而且这边的窗户上是铁网子啊,铁网子没动人跑哪里去了?”

        “这特么的闹鬼了不成?”

        四人说子一会儿,带头的老大便道:“四周找找,小心一点,两人一组,老四和我一起,丧皮你和狗眼一起,带好家伙……”。

        说完四人便分成了两组开始先围着房子绕了起来。

        桑柏这时候手中拿着步枪,从空间里钻了出来,仔细看了一下环境,便找了个地方藏了起来,准备如同玩游戏一样,猥琐偷人头。

        桑柏先的地方是个厨房,除了进来的门之外,只有一个小窗户,老式的房子窗户都是挺小的,也就是二十公分高,四十公分宽的样子,很适合当成射击孔。

        很快桑柏就发现了第一个目标。

        一个光头,身上穿着花花绿绿的衬衫,衬衫领子下面依稀了露出了纹身,也不知道纹的什么,反正这一次是不能保佑光头了。

        砰!

        一声枪响,光头应声而倒,桑柏这一枪直接打在了光头的腚上,从侧面直奔座骨而去,这一枪打实了之后,这位光头能活下来,但是以后这辈子只能靠轮椅生活了。

        但愿他做个身残志坚的人吧!

        桑柏用戴着手套的手拿起了弹壳,回到了原来关自己的地方,再一次钻进了空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