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趣吧 - 都市小说 - 你好,1983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马达一响,黄金万两

第一百二十二章 马达一响,黄金万两

        后半夜一点多,刘青山他们终于进入春城。

        现在这时候,即便是大城市,也没有不夜城的说法,到了晚上,城市也依旧会进入沉睡之中。

        好不容易,看到路边有挂着旅社的牌子,咣咣咣敲了半天,里面才传出来几声咒骂,然后是一个女人的吆喝声:“满员了,赶紧滚!”

        满员是肯定不能满员的,这种国营旅社,大半夜的,人家是懒得理你,反正赚钱又不揣自己腰包。

        “俺们是给汽车厂拉鱼的,大姐你给俺们开门,送你一条大鲤鱼。”

        刘青山可不想露宿街头,只能用大鲤鱼开路。

        事实证明,大鲤鱼还是很好使的,很快旅社的门就开了,出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嘴里打着哈欠。

        不过当她看到一条三四斤重的大鲤鱼戳到眼前之后,立刻一点也不困了,连忙招呼刘青山他们进屋,甚至还乐颠颠地帮着打来开水。

        “还是人家大城市,这服务态度真好。”

        大张罗嘴里还夸呢。

        刘青山都懒得呵呵了,赶紧分好房间睡觉。

        好歹算是睡了五六个小时,等他醒来的时候,浑身又充满力量,年轻就是好。

        更何况,他现在天天练武,身体素质更强。

        他们住的是一个六人间,看到刘青山醒来,哑巴爷爷朝他招招手,爷俩就到旅社后面的空地,对练了半个多小时。

        上午八点多,他们找了一个餐馆,热热乎乎吃了顿早餐,这才重新上车,向汽车厂进发。

        辗转找到工会的郝科长,看到一大车冻鱼,郝科长的嘴都差点乐歪。

        当他听到还有大概三四车的时候,眼睛都笑成两道缝了:“小刘同志啊,感谢的话我就不说了,价钱都好说,你们还有啥要求,尽管提!”

        过年的时候,给职工发放福利,是最头疼的,往往辛辛苦苦好些天,最后还不落好。

        汽车厂不差钱,差的就是花钱买不到好东西啊。

        但是前些天过元旦的时候,工会得到了全体职工的称赞,都说弄回来的韭菜芹菜这些蔬菜,太合心意啦。

        郝科长也因为主要负责操办这件事,而受到领导的表扬,想想春节前还有一批蔬菜呢,他心里就甭提多高兴。

        出乎意料的是,夹皮沟那边,又运过来这么多冻鱼,这下子,职工过年的餐桌,就更加丰富。

        等拉鱼的大卡车开进厂子里,进行称重卸车的时候,就引来不少人围观。

        瞧见那些二三尺多长的大鲤鱼,一个个都眉开眼笑,嘴里更是热烈地讨论着:

        “这过年的时候,要是烧上一条,哎呦喂,都没这么大的盘子装!”

        “想啥呢,能分一块就不错了,这鱼肯定得切了分。”

        这位说话的,一瞧就是老职工,经验比较丰富,因为郝科长都打算好了:那些大鱼,一定要切成几段,不然职工太多,真不够分的。

        刘青山也不好要高价,随行就市呗。

        对于物价方面,郝科长门清儿:冻鲤鱼,每市斤七角五分。

        考虑到刘青山运来的这批鲤鱼,个头普遍比较大,价格也要稍高一些,就定了八角钱一斤。

        听到这个价格,张队长他们差点蹦起来:从水库进鱼才三毛五,这一转眼就卖了八毛钱,抛除费用,一斤最少也能赚四角钱。

        他们那一共三万多斤冻鱼,至少能赚一万块。

        “一万块啊!”张队长的一张脸,因为兴奋而涨得通红,他两手抓住老板子的肩膀,使劲推搡:

        “咱们欠银行的贷款,终于能还上啦!”

        “对,还上,必须还上!”

        车老板子一边前仰后合,一边也激动地挥舞着手臂,刘青山瞧着,咋好像要甩鞭子似的,难道这个也有职业病?

        这两位也算是夹皮沟的村干部了,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还银行的贷款。

        没法子,欠别人钱,睡不着觉啊。

        这跟后来那些欠债是大爷的,差别真不是一般的大。

        刘青山也清楚,这笔贷款,给大伙带来多大的压力,所以他一点不觉得好笑,甚至还会支持:无债一身轻,干活更有劲,不好吗?

        等到兴奋和激动过后,大张罗嘴里开始嘟囔:“这么说,咱们去年扣的大棚,还有养猪场的那些猪舍和大肥猪,就都是赚的啦?”

        对呀,张队长和车老板子也想起这茬,于是又激动起来。

        老板叔最后则死死盯着刘青山,格外激动地说道:“青山,原来搞运输,竟然这么赚钱,这还真是马达一响,黄金万两啊!”

        大张罗也一个劲点头:“青山,俺这回信了,等咱们把年货拉回去,俺肯定第一个下集卖去!”

        张队长还算清醒:“先别说这个,咱们研究研究,整点啥货回去吧。”

        对呀,老板叔和大张罗也不由得相视而笑。

        这时候,郝科长拿着开好的票据走回来,然后领着他们去财会科,直接进行结算。

        一车冻鱼,一共是八千五百多斤,算出来将近七千块钱。

        一千块一沓,还七沓呢,老板叔抱着装钱的提包,再次体验到怀里抱着一座泰山的感觉。

        等忙活完,也差不多晌午了,郝科长就把大伙领到食堂。

        这次是职工大食堂,由郝科长提供饭票,他们这些人打好自己爱吃的饭菜,然后凑到一张桌吃饭。

        “郝科长,俺们还真有点事儿,需要麻烦你。”

        刘青山在这边人生地不熟的,要是搞服装,他还能去找飞哥和刚子,可是他不想卖成衣,那就只能从这里想办法了。

        郝科长笑容满面:“要说麻烦,我们还先麻烦你们呢,咱们这叫互相帮助,互通有无,互利互惠嘛。”

        “还是当领导的有水平。”

        张队长连忙奉承一句,别看人家在汽车厂才是个科长,可是级别跟他们碧水县的县长一样,他这个村长,跟人家没法比。

        刘青山也不客气,就把计划讲述一番。

        郝科长想了想问道:“那具体的,有没有想搞什么年货?”

        “也没什么具体的打算,只要是过年时候能用上的年货,啥都行。”

        刘青山选择实话实话,本来嘛,确实没啥明确的目标。

        “这就好办了,我在厂子里,就负责吃喝拉撒这些事,什么毛巾厂、肥皂厂、纺织厂之类的,都接触过,下午就帮你们联系联系。”

        郝科长是真心想要帮忙,他算看出来了:跟夹皮沟搭上线,对双方来说,真是互利互惠。

        那时候的工厂,尤其是效益好的大工厂,从衣食住行到吃喝拉撒,工人们真是啥也不用操心。

        整个工厂,就是一个小型社会,从生到死,啥事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那剩下的事儿,就不用刘青山管了,吃过午饭,张队长就领着车老板子和大张罗,跟着郝科长去了。

        农村过年都需要啥年货,他们最有发言权。

        刘青山闲着没事,就领着哑巴爷爷和二彪子,去刚子的服装摊溜达。

        他还计划着,等吃完晚饭,带着大伙去王教授家串个门,都在一起生活好几年,正好叙叙旧。

        另外也顺便通知王教授老两口一声,等王爷爷放假,正好有方便车,可以回夹皮沟转转,就算在那过年都没问题。

        临近春节,刚子的服装生意愈发红火,摊子周围,全都是试衣服的人。

        飞哥,刚子,再加上李雪梅和小美,四个人都有点忙活不过来。

        一瞧这架势,刘青山也就没往前凑,准备等他们闲下来再过去。

        旁边摊位上的侯三眼尖,瞧见刘青山,立刻眉开眼笑地打招呼。

        刘青山凑过去,先给侯三甩了一根烟,然后才注意到,这货已经不卖钢笔了,身前摆着不少年画。

        什么大胖小子大鲤鱼,八仙过海倒骑驴之类,花花绿绿,很是吸引人的眼球。

        没看到二彪子瞧着一套《真假美猴王》的年画,眼睛都直了吗?

        就连哑巴爷爷,都指着一副年画,嘴里呀呀的叫着。

        刘青山凑上去瞧瞧,画面中心是一个手拿双锤的少年,骑在马上,正打得一名敌人落荒而逃。

        瞧瞧下面的年画名称,赫然印着:岳云出山。

        原来,师父崇拜的偶像,竟然是岳云。

        这两年,随着评书岳飞传的热播,年画里面,也有不少这方面的题材。

        不过刘青山忽然意识到:师父一个人在山上,虽然有大山和山上的动物相伴,但还是太孤独了,等这次回去,还是给师父买个半导体收音机吧。

        “青山兄弟,你们看上哪些年画了,都拿走,当我送的。”

        侯三把瘦弱的小胸脯,拍得啪啪直响。

        旁边卖古董的中年人也上来凑趣:“呵呵,侯三头一次这么大方,小同志你必须满足他的愿望。”

        刘青山也笑,然后双手一划拉:“那这些年画,一样给俺来一张吧。”

        说完才瞧见,还有好几本挂历,于是也指了指:“挂历也一样来一本。”

        啊?

        侯三这回可傻眼了,二十几样年画,一样一张的话,也三四块钱呢。

        最要命的是这些挂历,一本都好几块钱,他这小本生意,可真赔不起呀?

        “哇,这是电影明星那谁谁,叫啥名字啦?”

        二彪子看到挂历,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指着挂历上那个笑容灿烂的大美女,嘴里叫嚷个不停。

        这个年代的挂历,那绝对是高级货,挂在家里的墙上,客人来了都得一张张翻看一遍,称赞几声,感觉倍儿有面子。

        当时有个笑话:一户人家嫁闺女,陪嫁的嫁妆,你猜是啥?

        没错,就是一本挂历。

        最常见的挂历,就是那些女明星了,当然也有山水风景或者名胜古迹之类的,只是受众面不大。

        最受欢迎的,还是明星挂历,比如说当时的女明星,潘虹、张瑜、丛珊、龚雪,晓庆等等,都是挂历上的常客。

        瞧瞧二彪子现在的表情,刘青山就知道了,这货兜里要是有钱的话,肯定毫不犹豫地掏钱买一本。

        挣扎了半天,侯三终于下定决心,使劲一跺脚,咬牙切齿地说道:

        “行,兄弟,这些东西,我一样送你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