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趣吧 - 都市小说 - 战斗就变强在线阅读 - 第111章 追赶

第111章 追赶

        王战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赶紧举手投降道。

        “噢噢,抱歉抱歉,我刚才看错了。对不起,阿姨!对了,我叫王战,是楚州军武学院的。”

        “什么!你居然敢叫我阿姨!!你死定了,我告诉你,你一定死定了!!”

        袁梦茹气得脑袋都要冒烟,她可是美少女!

        事实上说完之后,王战也有些汗然。我这张该死的嘴啊,难道不知道女人最害怕的就是面对自己真实的年龄吗?

        等等…

        她被气蒙了,她的队友可是还清醒着的,彼此对视了好几眼。

        于是一位脸蛋也算清秀的女同学,赶紧拉住袁梦茹的衣袖,在她快要发飙时,小声提醒道。

        “大姐头!他是王战。那个楚州军武院的王战,抢了你风头的王战,逼走了皇家武院的王战,领先了我们几千积分的王战!”

        “我当然知道他是王战,楚州军武院的嘛…等等!”

        被气疯了的袁梦茹终于清醒了过来。

        “好啊!原来是你这臭小子!那还等什么,还不赶紧给我上,把他逐出战场,第一名就是我们的了!”

        说罢,她整个人都雀跃了起来,眼睛冒绿光。

        直接一往无前地先前冲,全身的精元和精神力都被悉数调动了起来,娇喝道。

        “臭小子,给我纳命来,大赛第一名是我的了!娃哈哈”

        王战莫名其妙。

        什么跟什么啊,到底哪个学院的你倒是说啊,你不说怎么知道我愿不愿意跟你打。

        再说了,你就算说了,我也不想跟你打啊,又没好处。

        不过袁梦茹太急,队友又太慢,直接就给王战露出了一个大破绽,没有配合,救援不到。

        王战当即轻轻挪开了一小步,躲过孙梦茹手上明显带着精神力的强大技能。而后手掌悄无声息地越到了她的背后,握掌成拳,大喝道。

        “军道杀拳!”

        “不要!”

        眼看王战就要砸下去,袁梦茹注定非死即伤。

        好在她的队友让王战迅速反应过来,这不是生死对决,也不是凶兽,而是人类中的一员。

        赶紧收回气力,变拳成掌,直接往袁梦茹身上一拍,让她吃了满口泥土和落叶。

        然后死死捏住了她的脖子,提溜起来当挡箭牌。

        “别动!”

        “噗…”

        袁梦茹连忙吐出嘴里的泥土。

        刚才王战那拳差点将她吓得半死,其中的浓郁杀意更像是一次脑海风暴类型的技能。

        可是,王战居然捏住了自己的脖子,当即挣扎道。

        “放开我,臭小子!你是真的想死吗,居然敢这么对我?”

        “闭嘴!”

        王战没好气地说道,看向众人。

        “出来个能好好说话,说话也能管用的。”

        众人齐刷刷看向袁梦茹,让她脸色一阵呆滞,而后泛起了血色。

        我…我是谁,我在哪,我好像死…

        好在还有闺蜜助攻,只见那个提醒过她的清秀女孩赶紧走出来。

        “王战师弟,我叫溪茵茵,我们都是燕京武院的…”

        王战微微皱眉,终于厘清了脉络,这是见到冤家了。可此前他知道,燕京武院院长王天一差点为了自己和爱德华打起来,手上的力度当即松了几分。

        “原来是这样,不过也不能怪我,主要是这女人怎么回事儿,上来就耍王八拳。”

        袁梦茹恨不得将脑袋埋进土里。

        算了算了,不关我事,我是一只可爱的小绵羊…

        “她平常不是这样的,可能…可能是最近压力有点大,王战师弟,你可以先把她放下来吗?”

        溪茵茵小心翼翼道,格外关照着自家大姐头地心情。

        王战不置可否。

        “待会吧,等我离开之后肯定放开她。不是我说,你们的实力在这死亡森林最好老实一点,这样哇哇乱叫的,要是来了个上等兵级凶兽,铁定吃不了兜着走。”

        怎么说,大家都是人类的一员,同时,王战也认为,人类的精英不应该损失在内耗里面。

        由此可见,他对源组织的厌恶已经是越来越深了。

        “要…要你管!”

        袁梦茹呶囔道,虽然不敢乱动,脸上仍旧满是不甘,可溪茵茵等人还是哭笑不得。

        大姐头算是栽在王战手里了,以前怎么没见她这幅模样,平常都谈定的不行,好像天塌下来都会面不改色。

        王战没空理会她,继续提醒道。

        “还有,你们记住,这里除了上等兵级凶兽,还有将级凶兽。如果发现异常,最好赶紧遁走,不然命都保不住。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儿,走了。”

        将他们当做自己族人的王战一番苦口婆心后,直接将与袁梦茹扔到了溪茵茵的怀里,转身离开。

        姚瑶还在等着呢,她不太喜欢这种场景。可等王战出来之后,姚瑶却嗔怪道。

        “她也是一个女孩,你这么做是不是过分了点?”

        王战无奈。

        “那我能怎么办,还能站着被她打不成。赶紧走吧,我怀疑我们的位置已经泄露了,源组织的人一定会赶来。”

        姚瑶不说,王战却已经清楚自己现在的危险处境。

        源组织可能不敢杀燕京学院的人,却绝对敢杀他这个没有认可靠山的小角色,就算刘振峰、吕正龙都保不住他。

        至于云天一?算了吧,死掉的天才是最不值钱的,连厕纸都不如。

        …

        果不其然。

        就在王战与燕京武院小队相遇之时,距离他们约摸有上百公里的一处死亡战场中。

        “找到他了!”

        一个黑衣人匆匆忙忙地将前方大屏幕上的数据,截取了出来。

        谁能想到,在死亡战场的底下,居然隐藏着一座庞大的源组织实验基地,而且人员众多。

        正坐在自己办公室里与一拳研究员不断分析着王战行走路线的源十三,收到消息之后,猛地站了起来,怒喝道。

        “出发!”

        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那只小蚂蚁在自己手上走掉。

        “是!”

        当即,起码十名气息浑厚的黑衣人,悄然出现在了源十三的身后。

        只看他们的气息,与此前姚瑶遇到的那三名武将级别的黑衣人,几乎一模一样。

        很显然,这是一支武将小队,却正被准备用来对付王战,当真是杀鸡也要用牛刀,狮子搏兔,不留遗力。

        不过转眼,原本到处都是战场的死亡森林之中,便多出了一行诡魅的身影,急速前进。

        虽然不理会偶然遇见的人类士兵和发狂凶兽,可是敢于挑衅他们的,都已经变成了一些庞然大物嘴里的肥肉。

        …

        奥城。

        回到王战和袁梦茹相遇的那一刻。

        不过短短十数息时间,一直挂在云天一脸上的淡淡微笑缓缓僵直。

        爱德华则是开怀大笑,冷嘲热讽道。

        “不错不错,一个本应该坐镇后方的人,居然就这么傻乎乎地冲到了面前,被人生擒。看不出来嘛老家伙,你教出来的天才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话音一落,气氛倏然变得凝固。

        不过等到王战留手,而后又苦口婆心地教诲了一遍那几个小东西的之后。

        云天一的额眉毛轻轻一跳,表情再次舒展开来,悠然自得道。

        “技不如人、愿赌服输就是。总好过有些人啊,嘴上说着认输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准备递上刀子。”

        但云天一还是有些头疼。

        这妮子到底怎么回事,以前就算是再大的兽潮她都能稳坐如山,还上过星空战场,怎地碰到王战这混账小子就沉不住气了?

        那边还在抓狂于自己居然会这么没脑子地成为王战俘虏的袁梦妮,绝对不会想到她已经被云天一这头老狐狸盯上,正思索着怎么让她长个心眼。

        可没等两人过足嘴瘾,就在王战出现不久,一道消息悄然如一道闪电般传到了两人的个人终端上。

        下一刻,这两个稳坐后方的老家伙齐齐脸色一变,直接站起来破口大骂。

        “简直混账!真以为有人护着,就没人敢动他们了吗!”

        就算是爱德华,这一刻脸色也是变得异常森冷,带着一股滔天杀气。

        “请示上面吧!他们已经介入,这一次的武院比赛注定要再生出诸多变故。不管如何,我们起码要保证那些学员的安全。”

        可是,得到的结果却是让两人直接拍椅子,直接让好好两张椅子变成了几块柴火料。

        吓得原本应该是裁判,却一直被逼无奈只能静坐冷板凳的三王冷汗直流,不知又出了什么变故。

        云天一面无表情道。

        “既然联邦里面那些大人物死活要护着,不给出手,那就让军队出手。”

        对人类来说,死上任何一个天才,都是他们不想面对的损失。

        这个多灾多难的族群,应该只属于他们自身,而不是那些狗屁的派系之争。

        爱德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随即点头。

        “好!那老子就陪你疯一把,看看联邦那些大人物会有什么反应。”

        随即,两人又联系上了二人的老上司,明确表达了自己的要求。

        源组织猖狂,军队必须进入,否则,今天任何一个天才死在比赛上,都可能会让未来的人族损失痛失一名武将,甚至更高。

        身为联邦的一员,本来该相信联邦,结果最终还是亲自联系上了军队。

        可见,他们对于那些庇护者源组织的联邦高层,到底有多么失望,直接让心中的天平,开始滑落一个未知的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