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趣吧 - 修真小说 - 仙师独秀在线阅读 - 34章 美人

34章 美人

        锦衣小厮凑到谢玉耳边低语几句,谢玉冲秦清含笑一礼,随那锦衣小厮离开了,脸上挂着灿烂的微笑。

        秦清盯着身前的碧玉茶盏,怔怔出神。

        适才,谢玉再三邀她品茶,她始终没有动作。

        只因她脑海中不停地回响着几日前在贤雅集上,那个莫名其妙家伙对自己说的话:若遇到一个叫谢玉的家伙,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她心里其实对那莫名其妙家伙的话并不以为然,和谢玉相识的这几个时辰。

        谢玉温文有礼,谈吐不凡,见识更是高明,比宝荣巷里见过的那些贵公子们,胜过了太多。

        这样的一个人,和自己又没有利益纠葛,自己又何必太过提防呢。

        她心里已经无数次这样想了,可那讨厌家伙的话却如种进她心里的心魔,让她始终不能释怀。

        “他装神弄鬼惯了,我何必听他的。”

        秦清端起碧玉茶盏,正要往口中送,又凝在了半空。

        “怎么不喝了,一杯停神无思,两杯解衣失身,挺好的。”

        说话之际,邓独秀已出现在凉水亭中。

        秦清瞪圆了眼睛,“你这人怎么阴魂不散。”

        邓独秀摘过他手中的碧玉盏,放在鼻间嗅了嗅,忽地,舌尖挑起一点唾沫,呸进杯盏。

        “咦。”

        秦清掩鼻,花容失色。

        邓独秀将茶杯在她身前放了,杯中的茶水,顿时变得五光十色,仿佛烟霞。

        秦清诧异地盯着邓独秀,邓独秀淡然道,“可看明白了?”

        秦清点头,“看明白了,你至少三年没刷牙了吧。”

        “……”

        邓独秀瞪眼,他又取过一杯茶盏,摘过茶壶,重新倒入一杯,“想必你天天刷牙,你来。”

        秦清微微皱眉,还是接过茶杯,鲜嫩红舌弹出,一滴晶莹唾液滴入茶杯。

        霎时,茶杯中的水面同样变得色彩斑斓。

        “此乃噙烟罗,只有淡淡茶香,一丝微甜,若不细嗅,根本不能察觉。一旦入口,骨酥筋软,只能任人为所欲为,乃采花大盗必备良药。”

        邓独秀冷声道,“你顶着一张千娇百媚的容颜,在许多人眼里,就是稀世之宝,不要连这点谨慎都没有。我只能助你驱散这一回的噩梦。你还有漫漫前路需要独行,小心小心。”

        秦清怔住了,他忽然在邓独秀眼神里,看到太多的情绪,有怜惜,有责备,竟然又出现让她无所适从的慈爱。

        她使劲摇了摇头,“你怎么这么跟我说话,没大没小,我可是你师叔。

        今日之事,我当禀明苏青师兄,让他狠狠参奏淮东侯一本。”

        邓独秀将两杯色彩斑斓的茶水,泼进湖里,“不要犯傻了,谢玉什么身份?无凭无据,奏本除了打草惊蛇,没别的作用。

        你记得远离谢玉就是了。对了,适才那小厮对谢玉说什么,他竟会放弃对你下手,转而离开。”

        谢玉已经上了他的必杀榜,他杀之,不为秦清,只为前世的秦小乙。

        所以,他想要弄到更多的关于谢玉的情报。

        秦清想了想道,“那小厮好像说什么楚……对,楚美人到了。”

        “楚美人!!!”

        咔嚓一下,邓独秀捏碎了碧玉盏,火急火燎地朝先前跟踪到达过的后院奔去。

        “这是怎么了?被谢玉抢了老婆?”

        秦清满目迷惘,也急急跟了过去。

        她仙道修为不错,但脚程还是太慢,才转出连接凉水亭的游廊,就失去了邓独秀的影子。

        ………………

        “谢玉,你是不是疯了,我是男人……”

        楚狂歌抱着一根蚊帐腿,依着墙壁,大口喘气。

        自从喝了两杯茶水后,他身上软得厉害,若不是天赋异禀,他早就站不住了。

        谢玉舔了舔舌头,一脸的淫笑,“男人长成你这样,可比美人儿还要勾人呐。

        楚美人啊,你不知道,我自昨日第一次见你,就抓心挠肝的想。

        这一路上,我收了多少美人,他们加起来连你的指甲盖都比不上。

        你就从了我吧,跟了我以后,我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我……”

        楚狂歌自幼受母亲教诲,不会骂人,即便要骂人,此刻他要骂的也不是谢玉,而是邓独秀。

        他现在算是领教了什么叫乌鸦嘴,昨夜,他才听邓独秀说谢玉将要凌辱他的故人。

        现在就应验了,这故人,竟,竟然是特么自己。

        “楚美人儿,我来啦。”

        谢玉哈哈笑着,朝楚中天扑来。

        楚狂歌猛地挥动蚊帐腿,不过三四斤的木头杆子,在他掌中似有千百斤重。

        谢玉大笑,伸手一拨,蚊帐腿立时被他击飞。

        楚狂歌早料到是这般结局,他深吸一口气,蓄势许久的一掌拍出,正中谢玉胸口。

        谢玉连退数步,哈哈笑道,“有趣有趣,楚美人,你越反抗,我越是兴奋。”

        他身形一晃,再度朝楚狂歌逼来。

        楚狂歌已是强弩之末,勉强抵抗,不消片刻,他一身白衣,被谢玉抓成了乞丐服。

        谢玉双目“银光”爆射,不停地舔着舌头。

        “邓独秀,老子信了你滴邪!”

        楚狂歌悲愤到了极点,从不骂人的他,忍无可忍,终于憋出句掌舵龙头家乡的骂词来。

        谢玉道,“看来美人心有所怨啊,不过,自今日始,美人你只准怨我一人。”

        话音未落,他大手一挥,扯过幔帐,随手挥舞,转瞬便将楚狂歌五花大绑起来。

        楚狂歌满心绝望,死死咬住牙关,眉心突突急跳,隐隐有蓝光冒出。

        便在这时,砰,砰,屋外传来两道闷声,像有沙包砸落。

        “本公子说过多少次了,把守门禁,谁特么都别在这时候烦本公子。”

        谢玉对着窗外怒吼。

        下一瞬,窗子飞了,一道身影扑了进来,正是邓独秀。

        “你还知道来啊!”

        楚狂歌悲声啼道,满目烟云。

        “大胆!”

        谢玉还没看清人影,一条银色匹练便朝他咽喉取来。

        刷的一下,他惊出一声冷汗,他如何看不出这人是奔着取他性命来的。

        谢玉勉强一个铁板桥,避开要害,砰的一下,他肩头爆开一团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