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趣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驭房我不止有问心术在线阅读 - 第877章 值得思考

第877章 值得思考

        倪妮接了张余的电话之后,不由得一阵头大。

        这说明凶手实在太过狡猾,竟然从城市改为农村。若是这样的话,战警队的警力绝对是不够用的,哪怕是将整个武南的治安全部投入进去,也是防不胜防。

        但倪妮还是让各个治安所汇报当地的情况,晚上有没有死亡的案例。不仅如此,他还让人用战警队的内部电话,给各个乡镇的治安所打电话,了解情况。

        现在绝对不能放松,因为已经能够断定,武南境内绝对不止红发少女一个人,另外还有一个男人,以及一个可疑的女人。虽说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一伙的,但该查还是要查的。

        武南境内的治安所,现在都被战警队整的头如斗大,搞不明白,战警队为什么要统计这个。但谁都清楚,绝对不能是无的放矢。

        没过多久,春启路治安所就有了汇报,说是辖区之内有人报案,说是有一个25岁的年轻人死在路边,早上被人发现。

        春启路就在水源路的旁边,当地的治安也给出了死者的位置定位。倪妮一看,突然发现,这地方好像有点眼熟。

        因为就在昨晚,战警队每个战警的定位系统上,都显示着地点。当时有战警的光圈出现在附近。

        队员们进行移动,这属于正常情况,谁也不能说站着不动。有人脱离辖区,原则上是不允许的,但临时有什么事,也不是不行。

        这种细节,倪妮是不追究的,但是死者所在的位置,跟有战警出没的位置很近,那就必须问一问了。

        倪妮马上说道:“派人去春启路那边,将尸体带回战警队。另外,回放一下,昨晚有谁的坐标出现在春启路那边。”

        随着监控坐标的回放,倪妮很快锁定了该战警——赵友建。

        她掏出手机,拨了赵友建的电话,直截了当,“赵友建,来指挥车一趟。”

        没过多久,赵友建就进到了指挥车。

        一见到倪妮,立刻说道:“madam,找我什么事?”

        “你昨晚是不是去过春启路?”倪妮问道。

        “是的。”赵友建点头。

        “去哪里做什么?”倪妮又问。

        赵友建的心头“咯噔”一下,自己是送吊带妹去民宿,可吊带妹属于战警队发放寻人启事要找的人。自己当时没有汇报,现在怎么解释?

        实话实说,摆明是犯错误的,赵友建硬着头皮说道:“我当时有点累,到那边找了家民宿休息一会,然后就继续执勤了。”

        “休息需要找民宿吗?”倪妮不满地问道。

        “我知道……有点不妥……躺了一会之后,我马上就走了……”赵友建说道。

        “那你在春启路周边,有没有发现什么?”倪妮又问。

        “什么也没发现。”赵友建答道。

        “你是干什么吃的?”倪妮沉声说道:“就在你休息的民宿旁边,死了一个人!你一天,脑子里都想些什么?”

        赵友建当场迷糊,只能说道:“春启路那么大,我当时……躺了一会就走了……我也没注意……”

        “回去自己写一份检查!”倪妮说完,摆了摆手,显然对赵友建的回答,是相当的不满意。

        但是,因为这个就严惩赵友建,也是行不通的,只能让赵友建写检查了。

        “是……”赵友建低头答应,转身离去。

        倪妮随即拿起手机,拨了张余的电话号码。

        她告诉张余,春启路那里突然死了个年轻人,而且身上还没有任何伤势,让张余回来瞧瞧。

        挂断电话,指挥车便赶回治安署。

        快到地方的时候,倪妮又接到电话,是瓦房镇治安署打来的电话。说是镇上今天接到办案,有一个三十岁的女人,无故死亡,身上没有任何伤势。

        这个也符合目标,可刚刚已经打电话叫张余回来,现在又让张余去瓦房镇,是不是不太合适。

        正琢磨的功夫,倪妮又接到了电话,这是大阁镇治安所的电话,说是辖下的吴旻村报案,有一户人家,一家四口全都死了,最为诡异的是四口人全部变成干尸,死状无比可怖。

        一听到这个,倪妮心头一颤,这不正是死者没有了那口阴气之后的反应吗?

        倪妮赶紧给张余打了电话,通知张余去吴旻村见面。

        挂了电话,她就让指挥车改变方向,前往吴旻村。半路之上,倪妮就接到张余的电话,张余已经到了。

        倪妮让张余等着,自己还得一会才能到。

        ……

        眼下的张余,整个苟富贵等人站在吴旻村的村口。这里距离赵家屲并不远,当倪妮说吴旻村出现问题,死者的样子时,张余的心中就升起一种预感。

        很明显是昨晚那个尸修被打伤之后,跑到这里乱杀无辜。张余也是无可奈何,自己能管的了一个地方,管不了全世界。当然,连一个城市都管不了。

        昨晚那是撞上了,否则的话,啥时候能遇到都不好说。

        张余一直都这么等着,等了好久,才看到指挥车到来。倪妮下了车,跟镇上治安所的治安汇合,带着张余一起进村,来到出事的人家。

        死者一家四口,一对老夫妻,一对小夫妻,全都如同干尸,双眼凸出。

        这个样子,就跟之前死者被抽走嘴里阴气时的样子如出一辙。

        只不过,按照以往的经验,好像男人只吸女人的,女人只吸男人的。这一次,有点特殊。

        看过之后,倪妮和张余走出房舍,单独来到一处。倪妮低声说道:“这次的死者,有男有女……你觉得是一个人作案嘛……”

        “我不能确定,但有一点吧……如果邪修只是针对一种性别……你觉得可能嘛……”张余说道。

        “我觉得不可能的……可问题是,之前好像一直都是这样……”倪妮说道。

        “或许,这只是一种游戏……当对方急眼的时候,就不会在乎这些了……”张余给出自己的分析。

        尸修的目的,无外乎是吸取活人的阳气壮大自己,那这还需要分男女吗?

        很显然,不许要。

        “若是这样……凶手到底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倪妮皱眉说道。

        “我也不清楚,但我可以肯定一件事。”张余说道。

        “什么事?”倪妮问道。

        “对方是有智商的。”张余说道。

        “肯定是有……要不然怎么会那么狡猾……那么难抓……”倪妮说道。

        “既然有智商,你不觉得有一件事,值得思考吗?”张余如此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