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趣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王之记忆,开启

第四十七章 王之记忆,开启

        等到走出马利克他家后,众人方才发现,就在他们去到地下密室的这段时间里,之前还一切正常的守墓一族族人们居然全部都满脸痛苦地倒在地上。虽然没有一一仔细检查,从倒下的守墓一族族人身边经过时众人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缠绕在他们身上的那股黑暗魔力的气息

        无需猜测,想也知道绝对是貘良干的,为了完美地潜入守墓一族,他干掉了所有目击者,颇有某位不能说出名字的男人的风范。

        “不用在意这些家伙,我只是制服了他们而已,可没有伤害任何人,毕竟如果我在这里杀了人的话,你们肯定就不会与我继续合作下去了对吧?”

        走在前头的貘良眉头都没皱一下、熟视无睹地跨过了一名倒地不起的守墓一族族人的身体———那人隼人还认识,是之前那帮侍卫里向自己献殷勤最卖力的那个———头也不回地说道,“等到我们离开了,他们自然而然就会醒过来的。”

        隼人闻言,一脸不爽的表情:“最好是那样。”

        如果可以的话,隼人其实真的很想就在这里把貘良给解决了,但是他做不到。

        这不仅仅是因为貘良把尹西丝作为人质控制了起来,还是因为即使使用精灵的力量从物理层面上杀死貘良,也仅仅只是杀死了“貘良了”这名人类而已,对于此刻控制着貘良身体的那个邪恶意志根本不可能起作用,哪怕动用隼人手上最强的“三幻神”们的力量也是一样。

        毕竟早在三千年前,无名的法老就已经做过尝试了。

        至于决斗仪式与黑暗游戏,隼人又不是没在决斗王国的时候用过,本来想着在那时候干掉“暗貘良”一次的话或许可以让他安稳上一段时间,结果被黑暗游戏的规则吞噬后不到五天的功夫、“暗貘良”就偷偷摸摸地回到了貘良了的身体里、之后做出了袭击贝卡斯夺取【千年眼】的行为。

        没有绝对的把握解决对方、同时对方手里还拿捏着重要的人质,使得隼人实在是拿貘良他没有什么办法。

        但是没有关系,虽然因为时间久远使得隼人遗忘了许多的剧情,但是在《游戏王》剧情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王之记忆”篇的剧情,隼人可丝毫没有忘记。

        只要跟着剧情走,暗貘良这个邪恶意志就会贯彻他的人设———“败率99%”,在最后的黑暗游戏之中输给暗游戏,在王之记忆中被击败,同时暗游戏也能一并地找回自己的名字与记忆。

        其中虽然有着游戏输掉的话、同样会被黑暗吞噬的风险,但是这是为了最后的胜利的必要的牺牲。在隼人心里,如此说服着自己,不要干涉貘良。

        而正如隼人所预料的那样,果不其然的,貘良带着众人离开守墓一族族地后走了相当一段路,来到了一处通往地下的岩窟之前,之前一直走在前头带路的貘良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向众人:“第一站,通往王之记忆的石板已经到了,我说过没有骗你们吧。”

        “本来这块石板都被特意送到童实野市了不也挺好的嘛,结果因为那个展览的缘故又被送了回来,要是还在童实野市的话我们根本就不必大费周章地来埃及找这块石板。”貘良一脸嫌弃的表情吐槽着,“得亏那个女人知道这块石板被运回埃及后放在了哪里,否则说不定连我也找不着。”

        “另外不得不提的是,【千年眼】还真是好用啊,不过如果是【千年智慧轮】的话我会更加开心。”

        “呵,那可不行,【千年智慧轮】是我的,要不然你叫它一下,看它答不答应你?”隼人瞥了眼貘良,冷笑道。

        “明明是你当初从我那里抢去的,居然还有脸说得那么理直气壮?”貘良翻了个白眼,算是对隼人的回答,转头看向暗游戏,轻笑道,“好了,游戏、不,无名的法老哟,对自己失去的记忆、消失的名字心心念念的你终于集齐了必要的条件、来到了可以找回自己记忆与名字的石板前了。”

        “进去吧,无名的法老,那是等待了你三千年的命运。”

        说着,貘良做出了一个恭敬的动作让到一旁、示意暗游戏可以进入通往王之记忆石板的岩窟了。

        “用不着你来告诉我!”

        听到貘良的话,向来稳重的暗游戏却露出了烦躁的表情。

        一方面的,虽然是隼人做了主意与貘良暂且合作,可游戏怎么也迈不过心中的那道坎。在来到了埃及与貘良再度见面后,游戏也搞不清自己的心中为何会升起一种对貘良的别样的厌恶感,怎么看他怎么不顺眼。

        而另一方面,虽然一直在追寻着自己的记忆,但是到了真正可以取回记忆的时刻,说心中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犹豫与迷茫那是假的。

        许久之前达姿那蛊惑人心般的发言还回荡在暗游戏的耳边,他不知道过去的自己、使用着背后有如此血腥真相的【千年神器】的三千年前的身为法老的自己到底是个怎样的人,究竟又是什么原因使得自己失去了记忆与名字、在三千年后重返人间。

        以及,寻回了记忆后的自己又是否会变成与现在的自己截然不同的另外一个人,等等等等。

        不过,现在也不是想那些事情的时候了,暗游戏虽然同样有着人性的缺点,会犹豫、会可惜、会后悔,但是这些情绪他可以做到以理性来压制,现在已经来到了距离石板仅有一步之遥的地方,那么,确实到了取回记忆的时候了。

        如此想着,游戏看了眼身旁的众人,目光从杏子、城之内、本田、隼人等人(马利克、贝卡斯:喂!)身上扫过,轻轻点头,走向了向下延伸的岩窟之中。

        顺着不短的石阶一路下行,仅仅片刻的功夫、众人便来到了地下,在仅有一室之大的洞穴之中,墙壁上赫然装载着曾经在童实野市展览过的那一块绘有三千年前的无名法老、与海马极其相似的古埃及人、【黑魔导】与【青眼白龙】以及“三幻神”,记录着王之记忆的那块石板。

        “记忆的石板...又一次,来到了我的面前。”抬头看着石板上描绘的“自己”,暗游戏自言自语道,而在暗游戏的身后,杏子看着暗游戏的背影,心中思绪万千。

        ‘游戏...虽然平常总是若无其事地叫他‘游戏’,在游戏的身体里有着另一个人的人格,可是我却一直都不知道他真正的名字...’手伸进了兜里,指尖触摸到硬物带来的冰凉感,杏子下定了决心,从兜里取出了那样东西。

        “游戏,”出声叫住了看着石板、就要去取回自己记忆的暗游戏,杏子的手里捏着一条挂有金属铭牌的项链、递向了暗游戏道,“请你,收下这个吧。”

        回过头来的暗游戏看向杏子手中的东西,因为没有记忆,他并不认识杏子手里的东西是什么:“这个是...?”

        “可以刻上名字的铭牌,在机场的时候我听说这是用来刻上古埃及法老的名字的,所以特意买了下来。”看着暗游戏伸手借过,杏子解释道。

        拿起金属铭牌看了看,暗游戏有些疑惑地说道:“可是,上面并没有刻上名字啊?”

        “那样的话,当游戏你记忆恢复了以后、回想起真正的名字时,希望你可以把名字刻在这上面。”杏子露出一个笑容,努力地想表达得轻松一些,但怎么也无法掩盖住那份苦涩,“这样,下次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不会再忘记了。”

        跟随杏子瞥向一旁的目光,众人注意到在久经风霜、饱受岁月摧残的石板上,有些破损格外的明显,那些缺口的位置似乎正是记载着法老名字的位置。

        “那石板上的法老的名字,全被划掉了不是吗?我想至少也让我知道,你真正的名字。”

        与杏子对视着,暗游戏露出微笑:“谢谢你,杏子,我会珍惜这份礼物的。”

        说着,暗游戏将这串项链解开、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再度转身面对石板。

        而在一旁,看暗游戏与杏子的告别结束,隼人对着暗游戏伸出手,【欧贝利斯克的巨神兵】、【奥西里斯的天空龙】以及【拉的翼神龙】三张神之卡被他递向了暗游戏,这一次【拉】的精灵也特意从【球体形】中回到了【拉的翼神龙】本体卡片里。

        “那么,开始吧,游戏,找回你的记忆吧。”

        “嗯,谢谢你,隼人。”接过隼人递来的三张卡片,暗游戏郑重地点点头,凝重地看向石板。

        带着三张神之卡的我来到了石板前,这一刻究竟会发生什么,答桉,就在这里!

        “开始吧!”一边说着,暗游戏抬起了手,将三张神之卡朝向石板的方向、全部举过了自己的头顶。

        刹那之间,地下被石板上迸发的光芒所笼罩,而光的源头,是石板正中央的【千年积木】样式的凋刻。封印着王之记忆的石板,在无名法老之魂以及三张神之卡的力量下正式开启!

        在这一瞬间,暗游戏感觉自己的身体好轻、就好像是身体不再被重力所束缚一般飘了起来,目光从闪耀的石板上挪开躲避光芒、下意识地看了下方一眼,却看见了“自己”。

        不、不是自己,是aibo,是武藤游戏的身体,自己的灵魂从aibo的身体里离开了、并且似乎正在飘向发光的石板的方向!

        一直以来被捆绑在【千年积木】内的自己的灵魂、拘束被解除了!

        来不及做更多的思考,就在下一瞬间,暗游戏、即无名法老的灵魂便没入了闪耀的石板之中去,而在进入到石板中的那一个瞬间,无名法老瞬间知晓,这块石板正在开启通往他失却记忆的大门!

        隧道般的空间出现在无名法老眼前,怀着忐忑的心情,他闭上了眼睛等待着脑海中涌现记忆。

        可是他所不知道的是,此刻的外界,看见暗游戏使用三张神之卡开启了王之记忆的石板,为他们带路来此的貘良坐在台阶上,突然就瘫倒了下去。

        在旁人无法目睹的视角下,一个灵魂从貘良的身体上脱离,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你们上当了啊,小林隼人、武藤游戏,这才是我的进攻路线哒!”

        顺着闪耀的石板,暗貘良的灵魂几乎是紧随在暗游戏的身后一同没入了石板之中去。

        “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藏在【千年积木】里的我的分身就是我的坐标,在王之记忆的大门开启的瞬间我也将一并进入王之记忆之中,这场究极的黑暗游戏,也将———”

        进入隧道般的空间,看见漂浮在自己前方不远处没有前进太远的无名法老,貘良得意地大笑着,就要对毫无防备的无名法老动手脚,却突然感觉身体一沉。

        勐地扭头,貘良却看见自己刚刚钻进来的位置、自己还没离开多远的腿被一只手臂抓住了。

        紧接着,手臂的主人也钻了进来、探出了一个脑袋,不正是隼人?

        “你这家伙,到底是怎么跑进来的!不要妨碍我啊!”看着隼人,暗貘良气愤地说道。

        “不做出干涉的话什么都不会改变,虽然我之前是这样想着,但是吃了亏不去报复回来可不是我的风格。”

        在暗游戏开启王之记忆的瞬间、因为早有准备所以借助身上几件【千年神器】的力量将灵魂一同没入石板中的隼人看着被自己拖住的貘良,冷笑道,“所以,别想着给游戏捣乱,你的对手是我,貘良!”

        “欧、欧诺类!”看着自己的身体因为隼人的干扰离无名法老越来越远,暗貘良怒视着隼人,“反正我不可能输,既然那样的话多一个棋手也没问题,你也给我加入这场黑暗游戏吧,小林隼人!”

        话音刚落,一股力量从暗貘良身上勐地扩散、将隧道空间内的一切笼罩在黑暗之中,隼人在一瞬间失去了意识。

        下一刻,隼人却听见有人在耳边呼喊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