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趣吧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明耀四方在线阅读 - 第336节 退货回去

第336节 退货回去

        濠镜澳。

        和张新初来时不一样,这里已经发展出近现代建筑和市场。

        有种梦回上海滩的即视感。

        原本大量是木屋,现在大量是红砖小洋楼,街道变宽,人流量也更多。

        商店商行招牌繁多,寓意这里商业昌盛。

        实事也是如此,刚刚过去的一个季度,    濠镜澳关税和商税收入达到五千万元,今年可轻松收税两亿元。

        两亿元,换算成银两,是万历巅峰时期一年财政的三倍。

        而这仅仅濠镜澳一地税收,还有广州府、苏、浙、福等地税收。

        税收多是繁荣体现,证明商人和老百姓过的也不差。

        比如费尔南多,这个家伙身高一米八,    体重还是只有七十公斤左右,瘦如麻杆。

        两撇上翘的牛角胡也还是那么精神。

        不同的是,    费氏庄园护卫原本持枪,甚至有炮。

        现在除了菜刀,只能赤手空拳。

        “老板,”费尔南多正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悠闲地抽烟斗,一个伙计进来汇报道,“王老板派人通知说有好东西。”

        王老板指的是王杏,原本在水尾街上卖自酿黄酒,后来跟了张新,成为西印度公司在濠镜澳话事人。

        费尔南多已经接受从殖民者角色转变为纯生意人,听闻有好东西,立马跳起来。

        片刻后,费尔南多乘马车来到码头,那里有大量仓库,其中有一块是西印度公司专属仓库区。

        王杏也在,身后跟着一群助理和马仔,看着气场颇为强大。

        能劳她出马,    说明真有好东西。

        “谢谢王老板照顾,    ”费尔南多热情问,“是什么好东西?”

        王杏微微回头,两个衣着得体的死囚被推到中间,接着表演进食画面。

        费尔南多奇怪,吃的?吸的?

        没见过,也没听过。

        接着两个实验者表情变的享受、向往,他们感受到飞升和极度享受。

        费尔南多看在眼里,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过,“这是什么?”

        “大力,”王杏介绍道,“一种精神粮食,专门供给有钱人使用。”

        “我试试?”费尔南多提议。

        “这东西有副作用,意识力如果不够,可能会上瘾,这也是它的卖点之一。”

        费尔南多暗赞王杏敞亮,命令一个手下食用。

        良久,费尔南多的夷人手下走出极乐世界,爽到打哆嗦,    赞道,“很好,很好,很好!”

        好东西,没问题,费尔南多好奇问,“这东西怎么多,有多少量?”

        “5角每克,250元每斤,仓库里有四千斤,给你一半。”

        “....”

        费尔南多跳脚,“王老板,这个价格可不厚道,和抢劫差不多,不对,抢劫也没这么赚钱。”

        “这个价格没错,”王杏微微一笑,“考虑到推销也要成本,第一批两千斤免费赠送。”

        费尔南多点头,感觉王杏比张新会做生意,大气!

        “对了,”王杏提醒,“只能卖到西方,违反原则,后果严重哦。”

        费尔南多点头,他懂规矩。

        送走一群夷人,喜欢女装,五官阴柔,肤白体瘦的达旦行商东家周明带着七八人走过来。

        “王老板好久不见。”周明千娇百媚打招呼,“劳你亲自出马,是什么好东西?”

        王杏对周明没有歧视,成功推销一千斤,由他销往倭国。

        然后是陆家家主陆佑,这老哥们现在生意越做越大。

        渠道不走柔佛海峡,走阿瑜王朝南部,可以把商品送到莫卧儿。

        郭家没有面粉份额,他们依然坚持从事近海运输工作,主要是粮食和各种资源运输。

        生意比原先大十倍不止,海崴港、鲜明之省、占城、天津镇、南都、吕宋,大明水域几乎都有郭家大船。

        受益于早前模仿张新,郭家目前每年可培养一千名左右优秀伙计和水手。

        爱国者东印度公司也没有面粉份额,目前掌舵者是朱四(朱采篱同父异母哥哥),生意范围主要在吕宋以及世界第四大岛。

        干的事情比较暴利(暴力),也比较血腥,在当地经营种植园,往明朝输送原料材,包括粮食、甘蔗、可可豆、咖啡、胶橡、木材、煤、铁、奴隶等等。

        还有王直海,暂时也没有面粉配额。

        他在柔佛海峡北边半岛某处,设有多座秘密营地,购买或抓捕当地少年阉割,然后提前教他们学习明话,背诵《终极奥义》,并训练。

        然后交易给西印度公司,可以得到三倍甚至四倍价钱。

        现在,他的船队已经发展到三十多艘大船,因为装备有煤气罐,在海上遇到荷兰人和阴国人,偶尔也能拼一拼。

        除这些老牌势力,受益于濠镜澳特殊地位(唯一对外口岸),市场更加公平,贷款借钱容易。

        最近两三年濠镜澳出现大批新海商,他们犹如活水,让濠镜澳保持年轻。

        正是因为有这些海商,有无数普通人一起努力,张新才能浪里浪。

        才有无数物资送到南部前线,让军队后顾无忧,专心作战,专心杀敌。

        物资供应充足,七万奴隶军团打游击战,在雨林里把东吁王朝军队打的节节败退。

        不到两个月,来到距离都城汉达不到一百公里处。

        消息传到王宫,东吁女王平静无波脸上终于动容。

        要塞攻防战打不过。

        一万象兵不是对手。

        七千把火绳枪也不行。

        连当地人最擅长的游击战也打不过。

        打仗不行,外交也不行,这是要逼死她的节奏。

        不知为何,女王忽然想到蓝玉,本想在外交上斡旋一下,才想起蓝玉被高迪杀死。

        现在想通过外交途径缓和关系,却无处可谈。

        想到这里,女王气不打一处来,派人唤来高迪。

        高迪被派往昆明府和亲,结果被人家重兵保护送回边境,表面客客气气,实则是一丁点看不上。

        两相对比,蓝玉在东吁遭刺杀,高迪被保护送到边境,两相对比,高下立判。

        现在女王顾不上脸疼,因为明军已经压境,身上压力巨大。

        高迪很快到,低着头,不敢与女王直视。

        三天前,她从明朝回来,这么大一个美人送到昆明府,居然被人家退货回来。

        如果尴尬是一种病,她可能已经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