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趣吧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末世模拟器之我全身都是白板天赋在线阅读 - 第136章 毒发

第136章 毒发

        “在哪?”

        顺着黑泥的意念指引,何重的目光望向远方。

        弥漫的火山灰将远处的天空遮蔽成一道帘幕,隐隐的光芒在闪烁。

        在哪里吗?

        “你们看,是不是有人?”

        灰蒙蒙的雾霾中,有人影在跳动。

        学生们听见了。

        那是风袍随风飘动发出噼啪声。

        “是邪徒!”

        调查团对拜死教最为敏锐。

        玛姬抽出细剑,毫不犹豫的向一道黑袍刺去。

        “空的?”

        又准又快的剑刺了个空,玛姬大为惊骇。

        怎么会?

        她感受到了真切强烈的邪徒气息。

        难道是自己感知出问题了?

        不可能!

        玛姬对自己的感知能力有十分自信。

        刚想转头问其他人情况。

        却发现周围早已空无一人!!

        火山灰的密度好像升高了。

        原本几十米远的能见度,    几秒内变成了只能看到手的程度。

        “少校!”

        玛姬试着喊了一声,无人回应。

        嘈杂的讨论声逐渐远去。

        刚还在讨论派人去前方探路的众人仿佛瞬移一般消失一空!

        玛姬的第一反应是自己中幻术了。

        否则绝不会出现如此诡异的状况。

        她在一片迷惘中探索,试着给自己一些刺激。

        幻术说白了,无非是利用人的感官给人造成一些错觉。

        而想要破开这种错觉也简单,用刺激。

        例如痛觉。

        痛觉就是一种常见破除幻术的手段。

        玛姬试着用细剑刺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尖锐的痛感从指间传遍大脑,她试着从‘幻境’中摆脱出来。

        可眼前毫无变化的场景彰显了她的失败。

        “到底……是怎么回事?”

        红色的血液缓缓滴落,在玛姬看来只是一个小小的伤口。

        可在林赛看来,却是一条恐怖狰狞的血痕。

        “玛姬,你在干什么?”

        前少校惊骇的看着自己的副官。

        他完全不懂对方在干什么。

        突然冒出来几个黑袍人。

        而这位美丽的女调查员抽出细剑,却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一个口子,血口森森!

        紧接着。

        她又开始盲目的四处走动,像是迷失在了什么地方。

        林赛的疑惑没有持续很久。

        因为很快,更多异变发生。

        有的口吐白沫,有的浑身抽搐,还有和玛姬一样迷茫四顾的。

        这是什么手段?

        林赛仔细观察周围人,不是所有的学生都出现了奇怪症状。

        不太像幻术,如果是群体幻术,不可能只有一部分人受到影响。

        看情形,更像是中毒!!

        可是……

        是什么时候被下的毒?

        学生们的物资都是自行购置的,魔都的食物按照常理不可能有问题,否则早该出现大规模市民中毒了。

        现在有问题的东西,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是秘境里那些灵草灵果,很多学生在见到珍惜植物后选择了第一时间品尝。

        但这种可能很小,从事过猎妖工作的学生们不可能分辨不出有毒的草药和果实,就算有少部分资历尚浅的学生分不清,现在中毒的人也太多了!

        另一种则是他们之前饮用的湖水,    可这个可能性同样非常小,丁尼验证过,水无毒。

        所以,到底是什么环节出了问题?

        管不了不那么,林赛决定先压制住突然出现的黑袍人。

        是的,玛姬没有看错,确实有邪徒出现。

        但她刺出那一剑时却已经陷入中毒状态。

        何重的反应最快,他在察觉到黑袍人的一瞬间出手了。

        一个猛虎按头,一名邪徒被他单手握住脑袋,脸在地上摩擦。

        “说!你们怎么办的?”

        何重心中同样惊讶,他有系统。

        按理说不可能没发现有毒的食物。

        六十多个学生,包括调查队在内,现在还保持清醒的不超过5人!

        就连操控着战斗机甲的艾琳和卡莲娜也晕过去。

        机甲上那流动着能量的管道光芒暗淡下去,说明机甲驾驶员失去了意识,进入关闭状态!

        “呵呵……呵呵……”

        被按在地上的邪教徒压根不答,只是一个劲的发出奇怪的笑声,感觉精神状态极其不稳定!

        何重忽然脑内灵光一闪。

        赶紧松开手,后退后几个身位。

        而那名脸着地的黑袍人身上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他宽大的黑袍下,    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无数的褶皱下,像是藏了无数条触手!

        当那血红的、顶端裂开一个口器,    如果寄生虫般的触手飞出时。

        何重当即确定。

        是精神污染物没错了!!

        “完全堕落者!!”

        林赛喊出了一个专有名词,“这真是太糟糕了!”

        完全堕落者是对精神奔溃拜死徒的称谓。

        具体为什么邪徒精神奔溃后会变成这幅模样尚不清楚,有研究猜测或许与他们和妖魔签订的契约有关,也有人为是与其用邪法修行有关。

        但在林赛看来,原因不重要。

        重要的是完全堕落者几乎不会死亡、且十分难以对付!

        更致命的是这里有这么多中毒的学生,完全堕落者吞噬血肉后,实力会大幅提升。

        尤其是非凡者的血肉,对它们尤为滋补!

        现在还保持清醒的只剩下强化系那个穿银甲的教师、一个冒险者打扮的女学生,一个中年男猎人,调查队只剩下他自己与哈维。

        而黑袍人有好几个,估计全都是完全堕落者!

        光凭五个人,很难保护所有的学生。

        哪怕那个银色铠甲里的人实力在他林赛之上,想保护住几十个失去反抗能力的学生也是不可能的!

        怎么办?

        要在这里召唤【兵器】吗,不,这样做也是得不偿失。

        【兵器】能解决掉完全堕落者,但并不会保护人。

        任凭林赛如何想,都想不到保护中毒人的方法。

        他咬了咬牙,与其在纠结这个,不如想办法先找到恶鬼和毒龙。

        只要解决那两个人,哪怕付出再大的牺牲也是值得的。

        于是乎,

        林赛不再管这里,也不顾上什么探查了,狠下心,往火山方向飞逃而去。

        余下的几人略微感到不知所措。

        实在是状况发生的太过突然。

        何重没有管独自离开的林赛,他要先应对眼前这只精神污染物。

        他将手指插进地面的岩石中,然后掀起。

        一块巨大的岩石拔地而起!

        哐当!!

        足足有沙发那么大的石头砸在了粉嫩的触手上。

        将这恶心的东西埋进岩坑之中。

        何重转头,发现其他人也和黑袍人干上了。

        他抓住机会,向那个被心灵控制器制住的许雪问道:

        “学生们中的是什么毒?”

        被控制的女邪徒哪怕对象不是林赛,对提问仍旧有问必答。

        “是毒龙大人的合成毒剂。”

        合成药剂?

        何重当即心电一闪。

        打开系统鉴定,细细的看向了空气中的那些灰尘。

        【略微特殊的火山灰】

        【含有大量的紫魂素、氧化钙、氢氧化物……】

        将关于紫魂素的详细资粮展开,又可以看见:

        【紫魂素】

        【与富含灵气的水混合后,会产生一种猛毒素】

        何重赶紧从一个倒地学生的身上拿来一个水壶。

        将壶中的水倒到地上,当即,

        灰色的地面上染上一片幽紫。

        【猛毒素】(卓越)

        【服用这种毒素会使非凡者出现幻觉、晕厥等症状,并随着时间推移发消耗光非凡者体内的能源,直至令其死亡。】

        好家伙!

        玩了一手阴的。

        那群邪徒早就瞄准了此地炎热非凡,人体需要补水的需求。

        但却没有直接对水源下毒,而是利用了活火山飘落的火山灰!

        怪不得系统检测不到!

        何重脑内思绪飞快。

        他看到不远处,还清醒者的女冒险者和中年男猎人已经从背包里掏出人联的解毒药,给旁边的人喂下,但似乎没有效果。

        何重可以看到,被喂了药的学生面板上,生命值和灵力值仍旧在缓慢往下掉。

        这不是普通的毒!

        他赶紧对许雪问道:

        “解药在哪?”

        对方机械的回答道:

        “解药需要我师父亲自配制,但师父有储药的习惯,一般都会在有据点存放一些开元散。”

        开元散,是猛毒素的解药吗?

        何重沉吟着,下一步该干什么。

        按理说,他不会为这么一群陌生学生耗费心神。

        但艾琳和卡莲娜都是他的朋友。

        她们也中毒了。

        目前看来,只有先到邪教徒的据点中去寻找解药才行。

        否则一群昏迷和陷入幻觉的人,不被毒死,被妖魔发现也得死!

        何重有传送手环,随时都可以离开。倒也不怕深入邪教徒的据点,到现在为止,还没遇上什么可能对他生命产生威胁的敌人。

        何况,这都发现禁忌物近在眼前了!

        不‘吃’白不‘吃’。

        不过,现在首先得引开这几只精神污染物。

        昏迷在这里的学生的安全也是个问题。

        何重将袖口的机械公敌放了出来,用意念对它吩咐道,留在这里保护这些学生的安全,能保护就保护,保护不了的时候不必勉强,只需要守护好那两架战斗机甲就行。

        人有远近亲疏,在能力有限的情况下,何重当然是优先保护自己的朋友。

        至于,如何引开精神污染物……其实也简单。

        何重收起了身上的银色铠甲。

        顿时,

        他被切割出血痕的身体暴露出来。

        暗金色的血液缓缓流动,在治愈能力发挥作用前,

        何重甩了一把血液,洒向在场所有的黑袍人。

        那些身体蠕动着触手,毫无任何理智可言的怪物,在接触到暗金血液时,就像药瘾犯了的禁药者再一次碰到了禁药。

        它们粉色的肉块上凸起无数细密的脉络,那密集恐惧症患者噩梦般的纹络里,好像有无数小虫在爬。

        原本只有顶端有口器的畜生挥舞的更加癫狂起来,褶皱的肉壁上裂开更多的口子,无数张嘴巴带动尖牙一开一合。

        上钩了!

        何重一个大跳跃,向着刚才林赛跑去的方向疾射而去。

        哪怕不知道林赛的具体目的,他也猜的到,这个前少校一定是去找邪徒们的据点了。

        同时,何重对身后的三人喊道:

        “你们留在这里,我去找解药!”

        中年男猎人、女冒险者、还有哈维三人皆是一愣。

        没想到何重会用这种方式引开几个黑袍热。

        但很快,这三人的表情全都冷静下来,各自警惕的盯着对方。

        ……

        ……

        何重身上的白色蒸汽在疾跑的身体后留下长长的尾痕。

        他从空间背包里抽出了一把小刀。

        在手臂上不停的划开口子,方便留下血迹让后面的精神污染体跟上。

        没办法,自愈力太强了,割到动脉的伤口愈合只需要几秒。

        不这么做,后面的精神污染体很快就被何重甩开。

        到时候这几个怪物又会回到学生们的所在。

        不如把他们勾引的远一些。

        一刀又一刀的砍自己,何重心里产生一种怪异的感觉。

        也许叶老头说的对,只要不是一些特殊的手段,自己现在真的挺难死的。

        毕竟谁也不会干出砍自己诱敌的事。

        穿铠甲也保持着‘受损’状态,真的有些不正常。

        不过好在,何重的速度足够快,砍自己这件事没有持续多久,他沿着这个方向跑,见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建筑。

        那是一个金属井架。

        地面上的部分有无数条材质特殊的钢架,金属架的最中央位置,有个深不见底的地洞。

        地洞的上方,用粗大的铁链悬吊着一个硕大到恐怖的钻头。

        不用想,这应该就是邪徒们用来开发能源矿的设备。

        既然矿洞在这里,邪徒的据点也应该在这附近。

        奇怪的是,这个金属架并没有邪徒看守。

        何重打开系统视野,保持住了时刻警戒的状态。

        他最后朝那漆黑的矿洞中散了一大把血液,引诱那5只精神污染体向里面跳进去后,任由自愈能力缝合了伤口。

        不需要再吊着这些家伙了。

        何重在周围探查了一圈后,并没有在周围发现类似据点的地方。

        山洞倒是有一个,可那里只有一具无头女尸。

        可以确定的是邪徒在山洞里待过。

        但那里并不是他们的据点。

        最后,何重又回到了金属架的矿洞井口。

        望着黑洞洞的口子,无数的火山灰落入黑暗中,他皱着眉头。

        不应该。

        如果邪教徒在这里假设了这么大型的设备,不应该在周围没有据点。

        最重要的是,他也看到禁忌物的影子。

        在井口犹豫了一会儿。

        何重附下身体,手脚紧贴着矿洞岩壁,缓慢的向下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