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趣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霍格沃茨毒舌神奇动物学家成长史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汤姆·里德尔(二)

第五十七章:汤姆·里德尔(二)

        在应付完了庞弗雷夫人和韦斯莱兄弟之后,罗夫终于有时间回到自己的宿舍,开始研究伏地魔制造的第一个魂器了。

        这个日记本的存在证明了很多事情,比如魂器的载体并不需要是强大的魔法物品。毕竟它的原身只不过是一本汤姆在伦敦沃克斯霍尔路一家麻瓜报刊店买到的普通日记本,现在却成为了一件可以迷惑人心,给它的主人带来永生的魂器。

        而且也可以由此看出年轻时的伏地魔有多么的自信和骄傲,他不但没有在上面施加各种各样的保护魔法,反而将它变成了一件蛊惑人心的武器。

        在第一次巫师战争期间,如日中天的伏地魔将这件魂器交给了食死徒卢修斯·马尔福保存。他原本的计划是在适当的时候指示卢修斯把这本日记带回霍格沃茨,将密室再次开启。

        但他还未来得及做出这个指示,就因为听信了斯内普带来的预言,在试图杀死哈利·波特时意外地被反弹回来的索命咒毁掉的身体,并几乎失去了施法能力。

        而卢修斯在得到这件魂器之后,他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他的主人只告诉他,这是一件被施展了强大黑魔法的物品。

        因此卢修斯并没有意识到这件魂器对伏地魔的重要性,但是出于马尔福家族与生俱来的谨慎他还是一直保留着这件魂器。直到那次有亚瑟·韦斯莱推动的,对马尔福家的违禁物品搜查。

        在迫使他卖掉大部分见不得人的黑魔法物品的同时,还让卢修斯将这本日记本塞进了金妮·韦斯莱的坩埚之中。

        他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报复亚瑟·韦斯莱,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摆脱这件可能证明他曾经效忠于黑魔王的证据。

        而且他的内心深处还有另一重期待,那就是这件黑魔法物品能够带来足够大的麻烦,把邓布利多给赶出霍格沃茨。

        当然,现在卢修斯的计划还没开始执行,就被半路杀出来的罗夫给截胡了。只不过这件事情他做的算是天衣无缝,即便失败了也不会牵连到他身上就是了。

        从外表上来看,这件魂器和一本普通的日记本几乎没有任何区别。但是却不会受到墨水浸染和抽水马桶的伤害,由此可见它还是有一定防御能力的。

        当然罗夫也没有尝试用手去撕毁它,而是采用了思路正常的巫师最常用的办法,拿自己的魔杖去戳它。

        这点你可以参考邓布利多在科林石化后的行为,他拿老魔杖戳了科林手上的照相机,然后可怜的相机直接就撂挑子了。

        当然我们并不能确认相机到底是被蛇怪干掉了,还是被邓布利多给干掉了。但是蛇怪的视线既然没有让赫敏手中的镜子裂开,自然也就没理由让科林手中的相机挂掉。

        不过详细论证起来,赫敏手中的镜子只是一面普通的镜子,而科林手中的相机却是有魔法的。因为他曾经用它给洛哈特和哈利拍过会动的照片,并且试图找哈利签名。

        因此蛇怪的致命视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属于魔法的一种,或许自己有机会可以尝试学习一番。就好像父亲带着自己去亚利桑那州旅行时所做的那样,雷鸟可是让自己收获颇多。

        当然,学习使用神奇动物的魔法并不像学习其他魔法那么简单,即便有金手指的帮助也是如此。毕竟人类和神奇动物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而神奇动物所使用的独特魔法,又都是它们种族所专属的。

        因此罗夫在完成了解析之后,还要重新进行组合调整,最后才能成为自己能够使用的魔法。而且这个过程十分漫长,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完全搞定从雷鸟身上学来的东西。

        但还是有一些是能用的了,就比如现在,罗夫在用魔杖戳过魂器日记本之后,对方十分不给面子的没有丝毫反应。

        所以他决定给对方一点小教训,一丝电火花开始出现罗夫的指尖,随后化为一道撕破空气的小型闪电直接击中了魂器。

        伴随着一阵滋啦声,原本纹丝不动的日记居然开始自己翻页起来了。而且原本没有丝毫字迹的页面上也开始出现文字,它在询问罗夫到底是谁。

        “果然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在询问别人到底是谁之前,不应该先自我介绍一番么?”

        但是面对罗夫的话,日记本却没有丝毫的反应,依然不断的通过文字询问罗夫是谁。看来在吸收足够的生命力之前,对方并不能通过书写意外的方式获得信息,那么留给罗夫操纵的空间就多了许多。

        不过还是需要警惕这种情况其实是对方装出来的,毕竟一开始它就试图用装死糊弄罗夫。更是用装知心朋友的方式,对可怜的小女孩金妮·韦斯莱骗心骗身。

        然后在得逞后无视对方的拼命挣扎和大哭大闹,吃干抹净之后就想丢下女方在地下室等死。并且还要利用对方当诱饵,钓哈利这个凯子上钩。

        而自己,英明睿智的罗夫·斯卡曼德,作为一个看过原著的穿越者,怎么可能上他区区一个魂器的恶当呢。

        然后罗夫左右看了一眼之后,发现室友们都在做自己的事情之后,将手势轻轻一变,一个新的魔法被施加到了伏地魔的魂器之上。

        他算是发现了,刚刚那点闪电充其量也就是给这件魂器做个刮痧,根本就伤害不到对方的根本。不过这一次他用的魔咒可就不一样了,属于三大不可饶恕咒之一。

        正好他也想见识一下,钻心剜骨到底是作用于灵魂还是巫师的肉体。如果仅仅只是作用于肉体的话,那么它对魂器中伏地魔的灵魂碎片,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杀伤力才对。

        但是从魂器的反应来看,似乎应该是对灵魂也有作用的,因为原本日记本上原本还算工整规律的字迹瞬间就变成了一团乱麻。一开始还能看出点规律,就像是抽象派的画师在作画。

        不过很快,随着罗夫咒语的持续和加大力度,这种规律也消失不见了,上面只剩下彻底变成一团乱麻的涂鸦...

        “希望它没有疯吧,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它呢。”

        “那你倒是问啊!”

        突然,乱麻又变成了可见的几个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