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趣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霍格沃茨毒舌神奇动物学家成长史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里德尔老宅

第一百二十一章:里德尔老宅

        小汉格顿村的村民们仍然喜欢把这座房子称为“里德尔府”,尽管它的主人里德尔一家已经多年没在这里居住了。

        这栋大的建筑坐落在一道山坡上,可以从它的阳台上俯瞰整座村子。这也是它的主人们在当年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这可以体现出他们高高在上的地位。

        而现在,这座房子的窗户都已经被封死了,房顶上的瓦也残缺不全,爬山虎张牙舞爪地爬满了整座房子。

        曾经的里德尔府是一幢很漂亮的大宅子,    还是方圆几英里之内最宽敞、最气派的建筑,如今却变得潮湿、荒凉,不复当年的盛况。

        并且因为一段时间久远的传言,让小汉格顿的村民们一直都认为认为这幢老房子是一栋凶宅。据说在半个世纪前,这里发生了一件非常离奇而可怕的事,以至于直到现在村里的老辈人没有别的话题时,    就喜欢把这件事扯出来谈论一番。

        因为这个故事被人们不断反复地提起,    并且许多地方又被每个讲述人添油加醋,    所以到最后真相到底如何,已经没有人说得准了。

        不过这个故事的每一个版本都是以同样的方式开头:五十年前,那时的里德尔府还是一个管理有方、气派非凡的地方。

        那是在在一个晴朗夏日的黎明,里德尔家的一个女仆起床走进客厅时,却发现她的主人一家三口全都气绝身亡了。

        收到惊吓的女仆一路尖叫着奔下山坡,冲进了山下的小汉格顿村里,她的尖叫声将村里还在沉睡的村民们都唤醒了。

        “都躺着,眼睛睁得大大的!浑身冰凉!还穿着晚餐时的衣服!”

        这是收到惊吓后的女仆唯一会说的话了,随后警察就被叫来了,而整个小汉格顿村都沉浸在惊讶好奇之中,虽然村民们竭力掩饰内心的兴奋,但是却没有成功。

        有句话说得好,叫做我们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一般不会笑,除非实在忍不住。很显然,小汉格顿村的村民们就属于实在忍不住的那种。

        何况他们也没有打算人浪费力气忍住,再假装为里德尔一家感到悲伤,因为这一家子在村子里人缘并不好。

        虽然这两个老夫妇很有钱,但是却为人势利粗暴。而他们已经成年的儿子汤姆,    虽然失踪了好一段时间,但说起来你也许不信,他竟比他的父母还要坏上几分。

        即便村民们曾经因为他父母发出的悬赏,寻找过他一段时间。但是他最后却自己跑回来了,而村民们也没能拿到一个子儿,反而遭到了里德尔一家的驱赶。

        因此当里德尔家全都暴毙之后,村民们没有一个伤心的,反而只是在八卦的关心的是凶手究竟是何许人也。

        很显然,就连没读过书的村民们都知道,三个看上去十分健康的人,是不可能在同一个晚上同时自然死亡的。

        那天夜里村里的吊死鬼酒馆生意格外兴隆,几乎全村的人都跑到这里来了,不分男女老少,所有人都在谈论这桩谋杀案。

        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世界上的确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三个处在不同年龄阶段的健康人类几乎同时自然死亡。

        这个方法叫做魔法,并且还不是一半的魔法,而是在庞大的魔法分类中被分类为不可饶恕咒的阿瓦达索命咒。

        当然,村民是不可能知道魔法这种东西的,毕竟他们只是一群没文化的乡下麻瓜,    而不是会魔法的巫师。

        同样身为麻瓜的警察,    虽然比麻瓜村民们有文化,但同样不知道什么是魔法。所以他们最后把里德尔家的园丁给抓了,理由是只有他有后门的钥匙。

        他们并不知道,凶手进入里德尔家并没有使用钥匙,而是用了一种名为开锁咒的咒语。因此从一开始,麻瓜警察们的方向就错了。

        但是好在法医们足够专业,他们得出了一个相对专业的结论:里德尔一家谁也没有遭到毒药、利器、手枪的伤害,也不是被闷死或勒死的。

        甚至可以说他们一家子都很健康,除了他们都已经断了气。当然,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异常,那就是他们的脸上都带着一副惊恐的表情。

        但是表情说明不了什么,而且限于当时的条件,也没有人会任务他们是被吓死的。因此最终麻瓜警察们还是把里德尔家的园丁给放了,毕竟他们没有证据证明他就是凶手。

        不过他们在魔法界的同行就没有这么讲规矩了,他们仓促之下认定了凶手伪造的证据,抓走了一个连人话都不会说的倒霉蛋。

        反正最终双方都结了案,认为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从未曾想过真正的凶手还在逍遥法外。至于被抓的两个倒霉蛋,运气好一点的园丁在被释放之后,又回到了他在里德尔宅的小破屋里。

        至于那个运气坏一点的,就直接死在了阿兹卡班里。当然园丁也从未想过,在时隔半个多世纪之后真凶居然又回来要了他的命。

        当然,历史本该是如此发展的,只不过这一次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偏差。在真凶和他的走狗们找上门之前,有另一位会魔法的访客找上门来了。

        “你就是弗兰克·布莱斯?”

        “是的,小东西你又谁家的孩子,我好像没见过你。等等,你不是小汉格顿村的人?”

        “当然不是,我叫罗夫·斯卡曼德,来自多塞特郡。”

        “多塞特郡?那你来这儿干什么?”

        “当然是来找你的,或者说,救你的性命。”

        “你在说什么...”

        原本就对罗夫有所警惕的老弗兰克在听到罗夫说要救他的命之后,瞬间就暴怒着准备去拿枪。但是他才刚刚转身,一道咒语就击中了他。

        然后在下一个瞬间,罗夫就接住了差点砸倒在地上的老人,然后将他放回了他在里德尔宅的小破屋的床上。

        随后罗夫的体型和身高就开始发生变化,原本笔直的背部开始变得佝偻,正常的双腿也瘸了一根。

        “好了,从现在开始,我就是弗兰克·布莱斯了。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