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趣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罪迹之破谎者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六章 逃离黎阳岛

第四百三十六章 逃离黎阳岛

        警方的支援正快速朝黎阳岛方向聚拢,而此时此刻,余子江和陶林也不会坐以待毙,他们计划着自救方案——

        继续藏在这堆杂物里肯定不是不行的,顾繁森的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找过来,他们现在必须尽快逃出去。

        陶林上岛后,看到了顾繁森停靠在海岸礁石旁边的快艇,说不定可以试着把它偷走。

        就算没办法直接开走快艇,陶林和余子江也相信,警方派来救援的力量很快就能靠岸了,总之比坐在这里傻等强。

        “你分得清来时的方向吗?我被顾繁森带过来得时候,是被蒙住眼睛的。”余子江低声问陶林道。

        “我当然可以,我还知道顾繁森把船藏哪了。”陶林直接了当地回答。

        他紧挨在杂物边,往外快速瞥了一眼,立刻找到了一条通向岛外的路。

        “跟着我走。”陶林低声说着,观察外头没有人出现,便鼓起勇气猫着腰跑了出去。

        余子江跟在陶林身后,一头钻进了黑暗里。

        陶林的记忆力的确是惊人,他明明没有在路上标注任何醒目的标记,却已经在心里描绘出逃往岸边的地图。

        只要他们到了岸边,就能偷船逃跑。

        两人摸着黑,从头至尾不敢说一句话,在无数狡猾罪犯的眼皮底下逃走。

        眼看还有几百米就到海岸边了,在一片混黑的世界里,希望正冉冉升起……

        可就在这时——

        “他们在那!”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带着谩骂的呵斥声。

        陶林的心头一紧,下意识地转头闻声看去。

        他看到一群面色凶狠的人打着电筒,手握着木棍和砍刀,快速朝他们冲来。

        手电的灯光打得地面苍白,恐吓声越来越近,惊恐的情绪仿佛高高地海浪,瞬间倾倒了过来。

        在这一瞬间,两个人的脑子都被这种恐怖的危急感冲得一片空白,在突然袭来的极致恐惧之下,人的身体条件反射地僵硬在了原地。

        【持枪的人还没有追来,否则不可能直接跑向我们。】陶林终于打一个冷颤反应了过来。

        “快跑!”他大喊了一声,拽住了余子江发愣的躯壳。

        两人撒开腿往前跑,要是被他们抓住,顾繁森绝不会给他们第二次机会逃跑的。

        刚刚罪犯的那一声吆喝,把周围所有的人手都喊了过来。

        陶林能明显看到那些朝自己方向拥过来的光亮,这种剧烈视觉冲击带来的压迫感和恐惧感,无论怎么克制都无法消除。

        向疯狂奔来的罪犯最终还是追上来了。

        侧方一个身体猛扑过来,余子江灵活地侧过身子,直接往那家伙的肚子上来了一脚。

        可接下来更多那些武器的混子跑了上来,他们想要用近身肉搏的方式阻挡住陶林和余子江撤退的道路。

        在余子江刚刚背身躲过袭击的瞬间,有个揣着木棍的男人,满脸狰狞地就朝他的后脑勺冲过来。

        “小心!”陶林敏锐地注意到了那个袭击者,直接往余子江身边一挪身拽开了他。

        余子江踉跄地往旁边歪了几步,顺利躲过了木棍的重重一击。

        “我日。”余子江狠一咬牙,他立刻稳住自己的重心,在木棍再次挥向自己的瞬间,双手一把拽住了这条木棍头部。

        【不到关联时刻不要浪费子弹,能直接空手制服的就空手制服。】余子江本可以选择更直接的方式将罪犯一击致命,可是他又觉得必须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

        手握木棍的男人非常强壮,见自己的武器被夺走,他愤怒地大喝一声,抓这木棍就直接往前推去,想要直接用这根棍子怼上余子江的腹部。

        如果被这样一个沉重的长条物体狠狠顶撞腹部,一定会感受到几乎是撞破内脏的疼痛。

        余子江绝不能让男人的计划得逞,索性一咬牙,顺着那个极度富有攻击性的力气往后退去。

        很快余子江只觉得背脊一硌,他撞在了海岛小路边的棕榈树上,罪犯丑陋狰狞的脸与他越来越近,那根木棍也快要顶撞上他的腹部。

        余子江的火气已经冒到了极点,他直接憋一口气,手先往自己侧边狠狠一拽,再猝不及防地松开手。

        失去受力点的罪犯立刻往前栽倒下去,而余子江灵敏地转化身姿,双手抱住罪犯的脖子,对着他的肚子屈起膝盖狠狠一顶。

        坚硬的骨骼隔着皮肉碰撞内脏,罪犯痛苦呻吟一声直接到底。

        这些三流混子,怎么可能比得上警方常年训练出来的格斗技术。

        可余子江根本顾不上自己,他不知道在自己那一分钟的搏斗里,这些残暴的罪犯会对陶林做什么。

        在余子江的印象里,陶林只是个战斗能力退化得差不多的教书老师,罪犯要是集体对付他,陶林肯定得吃亏。

        谁知余子江这一转头,果真看到了被罪犯攻击的陶林。

        他看到陶林被一双肮脏粗糙的大手扼住脖子,狠狠抵在另一棵棕榈树下。

        攻击者的脸上挂了彩,那一定是陶林的杰作。奈何这个男人的力量比陶林大得太多,即使被打得鼻青脸肿,还是把陶林控制住了。

        陶林还在男人手下挣扎,他的手胡乱掰扯男人的手指和手腕,脖子上爆裂出一条一条凸起的青筋,脸颊已经被憋得通红。

        陶林意识到余子江已经挣脱了束缚,于是艰难地向他偏过头,用迷离的眼神像他求助。

        “余……余子江……救……”陶林已经发不出声音,可是眼中的暗语能被余子江准确地接收到。

        “靠!别动他!”余子江直接大喝一声,他已经顾不上刚刚要尽可能保留子弹的想法,直接从后腰掏出手枪。

        “砰——”他开枪了。

        子弹瞄准了陶林面前的罪犯,直接从头部侧面贯穿。

        一瞬间血光四溅,袭击者的身体缓缓倒了下来,狠狠压住陶林喉管的手也无力甩下了。

        陶林重咳了一声,脸色苍白地大喘着,贪婪地狂吸起海岛夜晚清醒的空气。

        幸亏余子江这一枪足够及时,否则陶林就会被掐到失去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