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趣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罪迹之破谎者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八章 子弹穿破身躯

第四百三十八章 子弹穿破身躯

        这个罪犯打出这颗子弹时,其实并没有做过多的瞄准动作,他只是像疯了一样,对着前面胡乱扫视。

        可就是这样的扫视,最具有攻击性。

        “啊——”余子江下意识呻吟一声,那颗擦出火花的子弹瞬间打入骨肉。

        他的耳膜里甚至能听到骨头断裂的轰鸣,剧烈的疼痛瞬间从神经传导到大脑,整个身体立刻变得麻木。

        接着躯体不受控制地往侧边倾倒,重重砸在了后座位置上。

        车门因为没有了手臂的支撑,缓缓关了回来,呈现出半锁未锁的状态,车门上还沾着热乎的血液。

        余子江的喉咙已经发不出声音,疼痛感已经完全侵占了大脑,他没办法思考,没办法说话,甚至没有了其他任何知觉。

        血腥味侵入鼻腔,但在这一瞬间,余子江只觉得自己的时间完全暂停了。

        疼痛到了极致,身体已经完全没有了关于这种感觉的概念。

        “余队!”雷克透过车子前方的后视镜,看到了发生的一切,心脏猛然骤停了一拍。

        陶林一下瞪大了眼睛,他的大脑只剩下一片空白,只知道死命拽着余子江,将他整个身体都拖进车子后座的空间里。

        “余队,一定要撑住啊!我们马上就能上船了……”雷克的声音都变了调。

        他不敢往后看,只能拼命往前开车,带着长官离开这个危险又肮脏的地方。

        车子还在继续前进,余子江沉沉地呼吸着,他没抽一口气,鲜血就从手臂上方靠近锁骨的位置往外冒。滚烫的血如同瀑布,绕流在麻木的皮肤上。

        陶林的脸色惨白至极,他使劲按压着余子江的伤口,一股一股的血从他的指缝流走。

        他第一次想到去迷信地祈求,祈求这暗红的静脉血能流得慢一些。

        可这样的祈求最后只是无用功,陶林紧咬着牙,喉咙里艰难地卡着说不出来的话。

        “没事,我现在还能和你说话,就证明我没有伤害到危及生命的重要脏器,我不会死的……”余子江看出来陶林的悲伤,还想着向他扯出一个无所谓笑意。

        可是他这一说话,血好像流得更快了。

        “我这只手要是废了,得轮到陶老师您天天给我开车了……”他还在开玩笑。

        “我求求你别在说话了。”陶林终于开口了。

        他的声音明明很冰冷,可听起来有无数痛苦、悲伤以及自责。

        “笑一笑陶老师……你丧个脸干什么,要学会笑一笑,嗯?”余子江像是没听到陶林的话似的,还是在安慰他。

        实际上他真的快要什么也听不到了,眩晕感将他吞噬,耳朵里几乎只剩下冗长而低沉的闷响。

        但他可以看到,看到陶林此刻无比悲痛的表情。

        陶林怎么可能扯得出笑意。

        他用手撑着余子江,唇瓣颤抖了几秒,才用尽力气说出了下一句话。

        “我会和你一起死在这里的。”

        “不会死的……永远……永远不要悲观。”余子江分辨出一个【死】字的口型,于是一次又一次地安慰着陶林。

        可陶林总觉得他是一副在留遗言的样子,那颗打在余子江身体上的子弹,实际上同时贯穿了陶林的心脏。

        最后余子江实在是没有力气了,而且紧张的情绪会加速静脉血的流动,余子江只能轻舒一口气,他咽了咽口水,睁着眼睛微张着嘴,好让自己的呼吸更舒缓一些。

        这时随着车身一阵抖动,陶林清楚地感觉到车轮碾过一块有些松动的厚铁板,车身微微向上倾斜,很快车子一沉,车轮发出“砰”一声闷响,车身又重新变得平正。

        “我们到警局的船上了!很快就能到对面的大医院去!”雷克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

        “去马上去叫人!”他最后抛下一句,立马开门跑到了船仓上。

        船上有些后备急救人员在待命守候,再没去到城里的大医院之前,他们至少能帮助余子江尽量止血。

        “医生!医生!我长官中枪了!救救我们!”雷克的怒吼声响彻整个船仓。

        这艘警船已经启航,船体溅出浪花,向对岸快速驶去。

        雷克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医生,陶林一言不发地捂着余子江出血的手臂,让他的后脑勺枕在自己柔软的身体上。

        “我真的没事。”余子江最后轻哼了一声,竟然沉沉地想要睡去。

        他流的血实在是太多了。

        “别睡啊余子江!”陶林大喝了一声。

        “你一定要看着我,不要闭上眼睛。我每年去烈士陵园看师父一个人就够了……你要是死了,我一定不会给你买花。”他冰冷伪装下的情绪再也藏不住了,崩溃与悲伤从眸子里流露出来,声音也忍不住更咽了一下。

        陶林几乎是在呐喊,声音穿破余子江耳膜里的闷响,共鸣在胸腔中。

        “不用买花。”余子江撑了撑眼皮。

        “你看……医生已经来了。”他轻声说着,声音仿佛春天融化的溪水。

        即使在最狼狈最疼痛的时候,他还是想着安慰身边的挚友。

        陶林紧紧咬着牙,泪水漫过瞳仁的光,最终陨落下来。

        他说不出话,车子的后座里只剩下沉重的呼吸。时间在血腥与迷离中缓慢流走,灵魂在远处灯塔的灯光中升腾。

        余子江觉得自己又冷又困,陶林的声音也逐渐变得模糊空灵。他有那么一刹那能看见师父的身影,意识似乎跟着摇晃的轮船飘荡到远方。

        回家吧!

        你不是这冰冷世界里一帆往来无依的舟,向你奔赴的灯火,盼着你去停泊。

        他听到,车外窸窸窣窣的声音渐大,命运之轮蹒跚地往前转动着,咔哒咔哒,仿佛粉身碎骨的声音......

        “余队!别走!”余子江已经分不清是谁在叫自己了。

        他只觉得一团混乱包裹着自己,身体轻飘飘的,耳膜里全是琢磨不透的声音。

        “病人严重失血,快联系对岸最近的医院准备血袋,速度!”

        “船呢?能不能再开快一点?没时间了!”

        “他的心跳在减速!”

        “赶紧推一支肾上腺素!给氧!给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