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趣吧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秦时:一人之下成嶠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死中求活

第三十七章 死中求活

        话说另外一边,魏无忌在脱离成嶠和龙阳君的视线后快速衡量了一番自己距离军营所在的距离,敏锐的发现以他目前的状态恐怕很难跑到军营。

        虽然龙阳君的实力非常强,但见识了成嶠的实力后,魏无忌对于龙阳君能不能拖住成嶠实在没有底,就算拖住又能拖多少时间呢?

        所料不错的话,后面追杀他的人肯定不止一个,若是有追兵绕过龙阳君追过来,他这副重伤之躯恐怕凶多吉少……

        于是,魏无忌稍微思索了一下就决定改变撤退方向,不再去边军驻扎的军营,而是凭借着地形的熟悉直接前往最近的一条河流。

        河流不但能够大大加快他撤退的速度,还能够掩盖留下的痕迹,保住性命的可能性比起从陆地上逃跑大多了。

        危机下魏无忌的脑子反而愈加清醒,没有径直改变方向,在南方,东南方都留下一些痕迹,但唯独真正撤退的西南方却强忍着剧痛提运内力,运转轻功离开。

        玄翦和银环一路追踪到此,玄翦想也不想就想往西南方追去,却被银环给叫住了。

        “且慢,玄翦兄。”

        “东南方是魏国边军驻扎地,南方距离大梁最近,魏无忌身受重伤,难道会舍近求远吗?”

        “一人一边。”

        说完银环就朝着东南方追去,玄翦微微一思考,也觉得有理,便动身向南方追去。

        然而,两人追出去数百米却没有发现任何痕迹,暗道一声不好,当即意识到中计,对方反其道而行之,不按常理出牌。

        两人立即改变朝着西南方追去。

        其实也不怪银环和玄翦中技,两人掌握的信息不全,对于地形的了解远不如在魏国长大的魏无忌,所处的位置早已经过了罗网的埋伏圈,罗网也没有勘察附近的地形,根本就不知道西南方有一条河流。

        如果知道有河流,掌握的信息全面,以两人丰富的江湖经验,就不难推测出魏无忌想要借助河流摆脱追踪。

        事实上,不止玄翦和银环被涮了,龙阳君也照样被涮了,下意识就想起之前魏无忌提起的边军支援,没怎么思考就往边军所在的东南方追去。

        成嶠看见龙阳君追向东南方,也下意识跟了过去。

        龙阳君很快也发现了不对,回想起看见的情形以及周围的地形,很快就明白了魏无忌的打算,心中又喜又忧。

        喜的是魏无忌来这么一手逃脱的可能性大增,忧的是深受重创的魏无忌能不能及时赶到河边,如若不能及时赶到被罗网杀手追到,那就前功尽弃,万事皆休!

        心中不放心的龙阳君便想赶过去看看,但开通了迅雷会员,而且还全功率运转的成嶠已经追了上来,直接挡在了龙阳君的去路。

        成嶠看见龙阳君改变方向,再加上一路上没有发现任何踪迹,也明白了追错了方向。

        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能不能杀死魏无忌更多的是想看天意了,但他追了这么久不能白追,不管魏无忌逃没逃脱,都要拿下龙阳君!

        龙阳君作为魏王圉的宠臣,魏国的能臣,不管是生擒活捉还是直接杀死都对秦国有益,但生擒活捉了无疑价值更大,得到的好处更多。

        “呵呵……真是风水轮流转,这下该我拦你了。”

        成嶠看着龙阳君那堪比男版焰灵姬的绝世容貌,冷笑一声,心中古井无波,除了着实没有特殊爱好外,净心神咒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男色对他而言如同浮云,乱不了道心!

        龙阳君微微一笑,笑容明媚照人,微小的喉结颤动,缓缓道:”事已至此,本君也就不打算去了,能不能逃脱就看信陵君命大不大了。”

        “本君也该走了。”

        话还没有说完,龙阳君身影一晃就向西南方飘去,速度很快,然而成嶠的速度更快,再次挡了龙阳君前方。

        “你走不了。”

        声音平静却充满自信。

        龙阳君还不信邪,再次催动身法,剑意笼罩全身切割空气,速度宛如瞬移,然而始终摆不脱成嶠,两人的身影在方圆十数米不断闪烁,无声无息,残影阵阵,交织错杂。

        成嶠运转五雷正法,开通迅雷会员后的速度是要比龙阳君快的,但修为相近,快不过龙阳君的剑气。

        这也是之前成嶠无法绕开龙阳君追击魏无忌的原因,一旦他追击魏无忌,龙阳君必定不惜一切,全力以赴,那种锐利无比的剑气暂时还无法硬抗,硬抗甚至会身受重伤。

        想要硬抗,要么金光咒提升到张之维的境界,要么修为突破到宗师境界,要么雷霆锻体大成。

        可惜三者都不是短时间能够达到的,后两者用时间磨就是了,第一点反而是最难的,需要对金光咒的领悟更上一层楼,需要契机悟性。

        龙阳君试了几个呼吸,终于认清了现实,明白不击败成嶠,他走不了,于是悍然发动了进攻。

        察觉到龙阳君的变化,成嶠直接对攻了上去,剑气雷霆爆发,转瞬间就将方圆十数米打成了废墟,剑痕交错,焦痕斑斑。

        ……

        另外一边,魏无忌不顾伤势加重,不顾全身的剧痛,强行催动内力运转轻功,争分夺秒的赶向河边。

        就在魏无忌距离河边还有二三十米的距离,玄翦和银环的身影终于出现,见状疯狂的冲向魏无忌,吓得魏无忌尾椎上冒凉气,直冲天灵盖。

        噗!

        旺盛的求生意志下,魏无忌一咬牙什么也不管了,直接超负荷运转内力,猛踏地面,速度猛然大增,然而本就受创的经脉遭遇到如此粗暴的摧残,终于撑不住了,一条条经脉破裂,口中血雾在半空中绽放,迷蒙凄美。

        噗通!

        这样拼命也是有用的,魏无忌赶在玄翦和银环追上前钻进了湍急的河流中,随后疯狂的摆动双手双脚往深水处钻去……

        玄翦和银环站在河边,看着空无一人的河面皆大怒,下一刻全力出手,剑意引动天地之力,黑白银三色剑气铺天盖地的斩向河面,重点照顾河中央。

        重重爆炸,水柱连绵,河面被搅得一团糟,上游的水都暂时流不下去,河水深处魏无忌闭起气,用眼睛和感觉躲避斩来的剑气。

        受伤到了如此程度,又在河里面,精神感知已经动用不了了。

        旺盛无比的求生欲下魏无忌在水中仿佛灵活的鱼儿,再加上或许真的命不该绝,运气极好,还真没有一道剑气加身。

        等到剑气风暴停歇,魏无忌略微松了一口气,但精神仍然紧绷,快速摆动双手双脚向上游游去。

        没错是上游,还是反其道而行之。

        “怎么办?”

        银环看见河面没有血迹涌现,眉头紧锁,看向玄翦。

        “还能怎么办?”

        “追啊!”

        “就这么放过了,怎么向大人交代?”

        玄翦没好气的瞪了银环一眼,心中非常不爽,语气很是生硬。

        你不叫我回来,魏无忌此时已经死了几次了,送到嘴边的肥肉就那么飞了,我的大功啊!

        银环讪讪一笑,不敢反驳,这件事的确是他理亏。

        当然,这也是黑白玄翦的实力值得银环重视忌惮,否则一剑就砍过去了。

        剑客嘛,想来喜欢用剑说话。

        噗通!噗通!

        两人一头扎进了湍急的河水中,消失不见。

        这条河流河流挺宽,水又深,河中情况复杂,两人往下游搜索了一段距离,还是没有见到魏无忌的踪迹便丧气的上岸回去了。

        等到两人远去,实在憋不出了。

        魏无忌才从河中出来透气,喘气声犹如破风箱,满脸涨红好似煮熟的大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