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趣吧 - 网游竞技 - 一品在线阅读 - 第一卷西域风云起 第三十二章 真面目

第一卷西域风云起 第三十二章 真面目

        赌坊里有一道通往下一层烟花之地的暗门。

        年轻人一马当先,其他人把赵让夹在中间。

        两拳半从柜台后走出来,亲自掀起门帘,打开暗门,说道:

        “贵客慢走,在下面玩的开心!”

        赵让冲他微微颔首。

        毕竟刚才两拳半送果盘,实际上是给他解了围,这份人情赵让还是记着的。

        只不过他现在更担心元可欣的安危!

        这里的人已经完全抛弃了所谓的“道义”和“规矩”,白日里汪青山就想对元可欣出手,还好被他挡下。现在却被对方捉住了空挡,直接将元可欣捏在手里,以此作为威胁。

        这种不择手段的行为,赵让极为鄙夷。但事到如今,他也无可奈何。

        顺着暗门后的楼梯走下去,甜腻的脂粉味熏得赵让皱了皱眉。

        下面一层比赌坊要黯淡不少。

        所有的灯罩上,都蒙着一层红色的薄纱,给人一种虚幻的感觉,好似在梦中。

        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赵让每一步都像走在云彩上似的。

        他使劲睁了睁眼,想让自己尽快适应这里的氛围和气味,同时牢牢的盯着走在前方的年轻人。

        走到走廊中间,年轻人推门走进了右侧的一间屋子。

        赵让刚准备跟着进去,却被身后一人摁住肩膀,示意他要交出身上的刀。

        赵让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将腰间的刀解下,递了过去。

        但对方似是还不满意,又指了指赵让身上穿着的罩衣。

        赵让压着脾气,又将罩衣脱下,重重扔在地上,这才进了屋子。

        屋里倒是没什么特别,就是中间竖着的一面墙壁,让空间有些逼仄狭小。

        墙上挂着一面巨大的壁毯,对称的花纹从四角向中心延伸。

        最中央是一只临空而起,硕大无朋的猎鹰。

        猎鹰的背上托着一颗明亮的星辰。

        上次赵让看见鹰的图案,还是商盟内,西风烈麾下的血鹰勇士身上。

        但血鹰勇士所佩戴的鹰,背后并无星辰,姿势也略有不同。

        不过在西域,鹰所占据的地位和大威人喜欢龙凤没什么差别,所以赵让也看不个所以然来。

        年轻人站在壁毯旁,等赵让细细看完,便伸手用力一拉垂在旁边的挂绳,壁毯层层卷起。

        壁毯遮住的,竟是一面由琉璃制成的墙壁!

        如此巨大完整的琉璃,在大威都是极为罕见,而西域根本没有锻造琉璃的法门,只能从大威以天价购置,而后在颠簸转运至此。

        赵让这才知道这屋子显得狭小的原因,是由于这面琉璃墙将屋子的空间隔出了一大块。

        隔断的空间内,放着一个铁笼子。

        铁笼子里,躺着一个姑娘,似是睡着了,一动不动,极为安静。

        年轻人打了个响指,琉璃隔断内立马亮堂了起来,赵让这才看清铁笼里躺着的姑娘,正是元可欣!

        “她怎么了?!”

        赵让满腔怒火,再也抑制不住,率先出手。

        但手中无刀,只得以不擅长的拳脚功夫硬撼。

        只见赵让飞身以腿法踢中年轻人中路,年轻人却躲都不躲,反而挺起胸膛,接了赵让这一脚,随即一拳挥出。

        赵让在空中无法变招,更无处借力扭转身形,不得已只能缩起双臂格挡,但还是被这一拳击的倒飞而出。

        仅此一招,就可见年轻人的拳脚功夫,绝对在赵让之上。

        赵让料定自己如果只用拳脚,定然是无法周全,便想将自己的刀夺回。

        谁料年轻人速度极快。

        赵让刚起身,就立马贴了过来。

        仓促之下出的拳,毫无威力,年轻人身形动都不动,构不成丝毫威胁。

        赵让反而中了年轻人右手一记摆拳!

        铁棍般的胳膊袭来,赵让抬起双臂想要格挡,年轻人却中途变招,身形一扭,顺势压住赵让小臂,接着往下一拉,破开了防守。

        赵让赶忙蹲底身形,这才勉强避开年轻人的曲臂肘击。

        如此一来,他却是踉跄,被年轻人抓住空挡,一脚踢中了胸口,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

        胸口传来的剧痛,使得赵让一时间喘不上气,喉咙里更是渗出了腥甜。

        强行提起劲气,将其暂时压制住后,忍痛起身,再度攻上。

        这次赵让改换了战术。

        先出左拳作为佯攻,在年轻人举臂格挡时,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借力下拉,破开格挡,同时右手一拳立马跟上。

        年轻人没想到赵让竟然能现学现卖,连忙弯腰俯身躲避。

        赵让双手下压,抱住年轻人脖颈,将其脑袋朝自己膝盖撞去。

        不想年轻人动作更快,出拳重击赵让腋下。

        赵让整个身子都向旁侧倒去,就地打了个滚,才止住身形。

        年轻人打的性起,低吼一声,连带着数个劈踢,逼的赵让躲闪连连,退至墙角。

        赵让的招式虽然灵活,奈何的确不擅长拳脚,无比被动……

        擦去了嘴角的鲜血,赵让忽然想到,自己手中虽然无刀,但双拳两脚岂不都能当做刀使?

        自己是不擅长拳脚功夫,也没必要同他硬桥硬马的对招拆招。若是用拳脚行刀招,岂不是正好可以弥补其自己所不擅长的?兴许还能出其不意,让对方摸不清自己的路数。

        刚想出点眉目,年轻人凌空一脚,再度袭来。

        赵让直接抬腿侧拽,在半空将其拦下,随即又劈踢而出。

        年轻人愣了愣,他不明白为何赵让突然之间就能提升这么多!

        赵让一看有效,心中不由得暗自惊喜!。

        方才这一腿若是刀的话,这年轻人已经成了个瘸子!

        年轻人中了找让那个一腿,也不敢大意。收敛心神后垫步上前,起右腿再度朝赵让方才中了拳的腋下踢来。

        赵让横向跳开,避开这一击后,身形高高跃起,调动劲气,全力轰出一拳,正中年轻人胸口。

        年轻人见赵让故技重施,不以为意,觉得自己凭借外门硬功,完全能扛得住。

        但当这一拳与他身子相接触时,年轻人面色骤然一变。

        大喝一声,连退好几步,才勉强站稳。

        “来而不往非礼也,这是还你的!”

        赵让说着,身形却是不慢,箭步冲上前去,以双拳为刀,一拳拳快速打出。

        如此拳速,威势该当不强。

        可从第二拳开始,赵让拳速不变,威势却一拳拳叠加,似大江东去,浩荡不休!

        勉励抗下三拳,年轻人已经到了极限。

        第四拳,赵让结结实实的打在他面门之上。

        “咔嚓!”

        年轻人脸上的面具七零八落的碎裂开来。

        “是你!”

        看清了年轻人的面庞,赵让惊呼道。

        这位年轻人正是他所居住的那家客栈中,精通大威话的伙计!

        怪不得元可欣会如此容易的被擒住,原来自从他们三人入住这家客栈后,就已经身在局中而不自知。

        当初这名伙计以来往商队繁多为由,因此大威话说的顺溜,自己等人也未曾起疑。

        毕竟通商日久,元明空和元可欣兄妹俩都能说出一口熟练的西域话。反过来想想,也没啥不可能的。

        赵让心想自己等人与马贩以及老秀才、三山等人密谈,想必都在这伙计的掌握之中。

        而以他这身硬桥硬马的拳脚功夫,能将其收服并驱使的,自然不会是普通人。

        归根结底,还是赵让他们低估了此地。

        堂堂西域上四国之一的王城,岂是简单的地方?

        伙计艰难的从地上爬起,赵让这一拳,打断了他的眉骨,以至于半张脸都背鲜血浸染,显得异常可怖。

        可他却仍不甘心,大吼一声,还要出拳攻来。

        “够了!”

        一道极威严的声音从后方的黑暗处传来。

        出言之人,还是个女子。

        听到这声呵斥,伙计刚举起的拳头,立马落下,垂在身侧。

        同时转过身去,低下头,冲着声音传来之处五体投地的拜倒。

        很快,一道倩影展现在赵让面前。

        来人是一名西域女子。

        身材高挑,五官精致立体。

        身穿一件大红色的长裙,裙上用金线与宝石绣着盛开的石榴花,长长的裙摆随着她走动而摇曳拖地,像是天边的晚霞流动于大地之上。

        一双蓝莹莹的双眼,宛如深沉的大海,闪烁着摄人心魄的光芒。

        可她但举手投足间,又是极尽的淡漠,仿佛是天山神女下凡,俯瞰着芸芸众生。

        “滚!”

        这女子走到伙计身旁,轻轻的吐出一个字。

        伙计听到后,颤抖着将身子缩成一团,竟然真的朝后滚去……

        直到他的身影和响动全然被屋后的黑暗所吞没,女子才继续向前走来,对着赵让微微颔首,带着些许笑意,用极为标准的大威话说道:

        “下人不懂事,还望赵公子莫怪!”

        见赵让无动于衷,女子接着说道。

        “北境赵家威名赫赫,修武之人碰到了难免想要一试身手,分个高下。赵公子习武之人,想必能明白这小厮的心思吧?”

        这女子言语之间十分客气,但元可欣还被关在铁笼子里,情况不明,赵让根本没有心情同她废话,抬手指着琉璃墙后的元可欣,冷冷的说道:

        “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