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趣吧 - 网游竞技 - 一品在线阅读 - 第一卷西域风云起 第一百一十章 前后

第一卷西域风云起 第一百一十章 前后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总不能一直叫你向导吧?”

        向导转身面对赵让,回答道:

        “老爷,小的大威姓张,排行老三。老爷您叫我张三就行!”

        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这是大威最常见的顺溜切口,说起来谁都知道,赵让叫着也容易。反正名字就是个代号,叫什么都行,越简单越好。

        “好!张三安排的不错,这趟黑街我们就跟你混了!”

        赵让打趣的说道。

        他这话也不是无的放矢,而是夸赞张三刚才找的马车极好。车内很宽敞,从冬天的手炉到夏天的茶壶,一应俱全。另外车夫的驾驭技术也极高,路途虽然不算长,但赵让几乎没有感觉到任何颠簸。拐弯时,以及最后的停止,都很自然。这水平放到大威,都足以胜任几十两银子月钱的驭师。不知张三是从何处找来的。

        不过单夜国以水草丰沛著称,还拥有落日马场,想来骑术和驾驭之法高超的人要远胜其他地方。

        “承蒙老爷夸赞,这是小的应该做的!”

        张三拱手作揖。

        站在街口往里瞧了瞧,众人除了西门大壮和元可欣外,都看出了这条黑街的不同寻常之处。元明空裂开嘴角,对立面饶有兴致。

        “你知道这里?”

        赵让问道。

        很多地方元明空不一定来过,但他可能听过。

        查缉司的影卫号称无孔不入,如果这条黑街真如张三说的这么有名的话,那他一定听说过!

        “听过,但也没什么有意思的事。”

        赵让反问道:

        “没什么有意思,是什么意思?”

        元明空收敛起嘴角,回答道:

        “意思就是什么都没打听到。”

        赵让心下了然。

        原来查缉司的影卫也在这里碰了软顶子。

        黑街的“黑”,说不定就是一团漆黑,黑到什么都看不到。而长久生活在里面的人,早已习惯了这种黑暗。在这种地方,但凡有一星光亮进入,就会引起巨大的变故。

        “咱就吃好喝好玩好,来个三好之夜,其他什么都不管。”

        “哈哈哈,三好之夜!你咋想出来这个词的?”

        元明空被赵让这话给逗乐了,两人勾肩搭背的跨过街口,一头扎进黑街之中。

        张三见状,赶紧快步走到最前面,对赵让说道:

        “老爷,咱还缺了一个人!”

        赵让警惕的问道:

        “谁?谁不在?”

        说罢立即回头张望。

        叶三娘和元可欣走在最后,赵让看来看去,发现少了西门大壮那个壮硕的身影。

        “这死胖子……”

        不知道西门大壮去了哪。

        人生地不熟的,这条黑街又透露着不寻常。他自己一个人乱闯,脾气又暴,说话又难听,很容易惹出事端!

        “我们就在这站着,你快去问问周围的店家有没有刚才注意到他行踪的!”

        张三点头应下,匆匆开始打听。

        结果刚问了两人,赵让就看到西门大壮那壮硕的身影,从前方一座楼里走了出来,还举高了胳膊,一脸得意的对赵让他们挥手。

        “让哥!”

        赵让沉着脸,三步并两步,走到西门大壮身前,用藏在罩衣中的乌钢刀的刀柄,在他腰眼子上狠狠捅了一下。

        “你他妈的乱跑什么?”

        西门大壮吃痛气短,半口气吸不上来,缓了好一会儿,才委屈巴巴的解释道:

        “让哥,我西瓜吃多了,就像撒尿!本来还能忍忍的,结果在马车上一震,这不就憋不住了……总不能尿裤子吧……”

        这倒是个正经的解释。

        但赵让转念一想,西瓜吃多了,不也是你自找的?非得嘴馋,非得吃那么多!所以腰眼子上挨一下,绝对不亏。

        “老爷,也赶巧了!这位老爷来的地方,正是咱们要进的!”

        闻言,赵让抬头看了看这座楼。发现它的确是要比黑街中其他的建筑要精致奢华些,只是门口悬着的牌匾,照旧不认识一个字。

        “春华楼。”

        元明空读出了牌匾上的字。

        赵让没有听清,追问道:

        “春华还是春花?”

        元明空回答道:

        “其实都可以!”

        “这两个字在大威话中有差别,但在西域文中大差不差。春花不就是在春华开?”

        “原来如此……所以他们就把这两个词合二为一了?”

        元明空点头说道:

        “是这样!”

        “而且西域基本没有春天。冬日一直持续到四月,然后就直接入夏了。”

        赵让笑着说道:

        “我知道他们为啥分不清这两个词了!”

        “为什么?”

        却是轮到元明空不明白了。

        “因为西域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春天,当然就分不清春华和春花!”

        这般解释不无道理。

        无论是谁,对自己不清楚的事情,判断起来当然就会模糊。大概其就好,高低就是这么个意思,没人会去较真。

        张三也在一旁听的入神。

        以后再带着外人来黑街,他就可以有样学样,如此来介绍这座楼。

        不过还有些事是赵让他们不知道的,比如春华楼是黑街中唯一没有窗户的楼。满共五层高,一扇窗户都没有!

        张三当先走进,对迎客的伙计一番言语,让他安排个安静的地方,最好是楼上。

        春华楼的楼上,张三也没去过。身为平民,虽然就住在黑街口,但这里也不是他能去的起的地方,至于楼上那更是想都不敢想。

        说起来,赵让也不知道为啥酒肆的楼上都会比楼下贵,这座楼又没有窗户,想在上面吃喝的时候看看街景都不行,楼上的吸引力一下就减少了很多,坐在哪都无所谓了。

        可已经雇了张三当向导,这些事就交给他来做也无可厚非,只要安排妥当就行。

        众人走进来时,还是受到了所有人的注意。毕竟穿着西域样式的衣服,他们的脸一看还是大威人。现在是商旅往来的淡季,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大威人,春华楼里西域人不由得都多看了几眼。

        “老爷,咱们上面坐!”

        楼里地方很大,生意很好。赵让扫视一眼,看到一楼只有零散几张小桌子。

        跟着迎客的伙计来到二楼,众人在一张居中的桌子旁坐下。这里面对着楼梯,背靠墙。无论是谁上来或者下去,都能看的一清二楚,赵让对这处座位很是满意。

        “吃喝你看着安排,上特色的就好!”

        张三应了一声,拿起菜单就对着伙计吩咐起来。

        春华楼的特色,他早就烂熟于心。西域的特色也就那么几样,点起来并不困难。

        点完菜后,伙计给每人面前都上来一个小粗瓷管子。揭开盖子一看,里面装的是酸奶。旁边还配着两个小碟子,一个盛满了各种干锅,有核桃,有巴旦木。另一个则是装着蜂蜜,都是用来倒进酸奶中,拌着吃的。

        赵让先尝了一口原味的,觉得西域的酸奶味道虽然很正,但是真酸啊……跟醋似的。连忙把蜂蜜和干果一股脑倒进去,搅拌均匀后吃起来才觉得舒服了很多。

        一罐酸奶下肚,大伙儿都胃口大开。

        饿的时候谁都不想说话,全都眼巴巴的盯着楼梯口,等着伙计端菜上来。

        不多时,楼梯下方传来“咚咚咚”的声响,众人面露喜色,都觉得是菜品要上来了。

        谁知走上来的不是伙计,也没有菜,而是一名西域人。

        这名西域人年龄不大,该是刚到中年。可他的头发和胡子,都有些发白。不过这种白却没有让他显得衰老,反而令整个人更加精神!

        高高的个子,瘦削的身材,配上一身极为考究的青色长袍,不难知道这个人该当是单夜国的一名贵族。

        很快周围人的反应就变相佐证了这一点。

        中年人上来后,其他桌子本在热闹吃喝的西域人,纷纷起身,右手扶在胸口,极为尊敬的对他行礼。

        而中年人也丝毫没有端着架子,面露微笑,一如春华楼的楼名,浑身都散发着一种和煦的安详,不断的点头,给众人回礼。

        不过赵让还是从他和煦的面庞中看出了几分威严。

        这是久居上位所形成的一种气势。

        其他人学不来,他也隐不掉。

        该是一位关系不错的老友,从侧方热情的走来,与他攀谈。赵让看到他与这人互相行了个礼,从宽大的跑子里,露出了一双秀气如女子的手。

        中年人左手上空无一物,右手五根指头,每一根都带满了戒指。有宝石,有玛瑙,元明空还看到一枚红彤彤的珊瑚!

        西域离海极远!

        即便是大威北境,珊瑚都是稀缺货。尤其是成色极好的红珊瑚,但凡有从南地海边贩运来的,就连世家豪门都没资格拥有,大抵都得皇室所收走。

        元明空虽然是个不受待见的皇子,但在行弱冠礼时,也从父皇处获赠一枚红珊瑚戒指。但看成色品级,还不如这位中年人手上佩戴的。

        赵让刚想问问张三这人是谁,怎的来头这么大,却就听到楼梯口下方,又传来了一阵“咚咚咚”的声响。

        听到这动静,中年人也停下了和老友的攀谈,双眼中带了七分凌厉,下巴也微微抬起,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似是早就知道了马上要上来的人是谁。